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Vaingolry#【中篇】行以逐魔(驱魔AU)

【第四章】

【第三章】

-不和谐音-

“喂,Vox吗?我是Celeste……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做什么事,但我接下来的话一定要好好听着。记得千万不要告诉爸爸,除你之外,不能有第二个人知道。”最初,Celeste的声音通过盛满星光的坩锅传达到Vox的耳机末端,刚睡着的Vox一个鲤鱼打挺抓起耳机调试音量。

“是我,姐姐,什么事……爸爸还没回来。”

Celeste那里拌着嘈杂的吱呀声,像是不断在开关门并持续向下行进,Celeste的呼吸透出急促与紧张,脚步声也满是跌跌撞撞。

“听说过东方来的独行猎人隐狐吗?我把小家伙委托给他了,现在你记住,后天下午一点就去把她带走,比利克斯们即将找到她了...

2017-08-13

我忽然觉得困扰……
不要时常在群体里待着
不要经常盯着镜子里的眼睛
不要翻来覆去做同一件事
不要自言自语
不要放弃自己的准备
夜里快睡着的时候就会猛睁开眼睛确认是不是还是自己,每天凌晨两点和清晨各醒来一次。
明明不是在玩游戏的时候看手机就不知所措,却会因为一两句废话爬起来改笔记本,或者摸着白纸乱涂乱画到随便几点。
我觉得我缺猫缺狗什么都缺,还缺心眼。
但是不想承认缺了的心眼上缺个人。
等我不缺这些的时候又会开始抱怨缺时间。
我不如什么都缺。

考试结束再更新吧……缺心情【喂

2017-08-10

想了有点久,有些话一直很想说,但作为我自己又觉得说出来就太不符合了。

一边是向前走,另一边面对墙壁,单个的灵魂变成两半。

我最能接受的是既成事实,但也最为惶恐。

我是随时都会放弃的人,就算剩百分之一就能达成也会轻而易举放弃。

而倔强到百分之九十九之前的不放弃……放弃之后就一点都不重要了吗,我难道真的一点也不会觉得难过吗。

“我”是不重要的。

我劝说换一个方向的时候,浑身都是低沉消极疯狂病态,然而早在那之前我吃的苦都变成结痂的伤口爬满两条手臂。

但只要认定没有错,再崎岖也是对的。都一样。

2017-08-06

要不要为行以逐魔下一章就能破W庆祝一下……比如画点福利【

2017-08-06

#Vaingolry#【中篇】行以逐魔(驱魔AU)

【第三章】

既是第三组出场也算是三组驱魔人的大集合。

最喜欢“这个耳机小子跟我居然是七年网友”这个梗←不过等第四章再写吧。【说起来七年前Samuel才11岁吧^Q^真是个美好的年纪】


【第二章】


“他是你店里的员工吗,Gwen?第一次见你雇临时工哦。”

Kestrel卸下空箭袋坐在窗边位置,Gwen便端着一杯上层金色下层绿色名叫丛林闪光的鸡尾酒放到Kestrel的桌上。

Gwen仰起下巴望向吧台后面猛喝苏打水等厨房开门的橘发男人,身子靠住旁边的双人椅,补充道:“哈哈,说得对,他是我这儿唯一一个临时工,一个可怜人,因为养了太多宠物狐狸买不起口粮所以不得不来我这儿打工的正经猎...

2017-08-06

#Vaingolry#【中篇】行以逐魔(驱魔AU)

【第二章】


【第一章】


海希安城,Idris从未抵达过的城市,换个说法,他还是第一次出村。

城市的一切环绕在他头顶,眼花缭乱的广告牌,闻所未闻的电子器械,它们像一个巨大的五彩斑斓的容器,而他趴在边缘好奇地张望。

“走这里。”Adagio拐进一条潮湿昏暗的小巷,他穿的新长靴上甚至有一个特别的鞋套防止沾上泥水,Idris连忙跟随其后,他留意着巷子外分明是白天,这里却隔十米就会亮一盏白炽灯。

Adagio借用的人类躯体和他仍为天使时的模样相似,Idris数次透过自己的眼睛去确认天使的正体,然而它们是种奇异的物种,透过外壳能见到的不过是模糊不清的光芒。

天的使者,与神无异。

四...

2017-08-03

【短篇】花期不长

重写了一遍。
大暗黑天x剑豪(含大暗黑天x将军)

一个人的年纪已经到了会被少年少女们称作大叔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自已。
埋葬了未婚妻之后沉醉在有过记忆的帝国是个正确的选择么?还是爱过一个人就会变得容易爱上别人?
也许终究是他自己不该为人间停留。从赫顿玛尔的废墟到追求真理之教的天帷巨兽,再到暗黑城中停留后遇见的那个心怡的男性,然后徘徊进没有留恋的冰涯,还游览过虚祖风光,直到在帝国的擦肩而过……
他在乱坟岗的雨里无声地流了一会儿有价值的眼泪,从此陷入死寂。
看不见的人也能领略这个世界,而他选择略过,不论去往何方都不留下过多痕迹。
酒馆冷清,他坐在窗口自斟自饮,高贵的女性精灵每次都能一眼看穿他,就像他一眼看过凡...

2017-08-01

#Vaingolry#【中篇】行以逐魔(驱魔AU)

全员都有,主走三对搭档的驱魔历程,每次更新写一对,走CP向的只定了SamVox,会有攻略剧情优待吧。另外两队搭档以后加入前传和特别篇。【flag【折了

第一人称女主由Parasol太太友情出演,以后可能就不会露面,也会换作第三人称。

————


“天啊……”

一个杀人魔鬼。

海希安的中心广场早已一片混乱,人们在恶魔的追逐下尖叫着四散逃亡。

“去建筑里躲起来,去寻找十字架和盐——”

喉咙由于大声喊叫逐渐嘶哑,奔走小会儿后,我有些走不动了,不仅仅是因为面对杀人狂的恐惧,更多的是……是我真的看见了魔鬼,那种实际意义上的,从地狱爬出来的,魔鬼,黑暗早已笼罩住整个广场,源头——那个被恶魔...

2017-08-01

#Vainglory#【短篇】Two Worlds(末日+学院,VoxSam)

原梗构架来自2015年的四月游改番《枪神斯托拉塔斯》,只是动画被称作烂番,我也不知道该不该推荐给各位。
文中歌词原参考自游戏《女神异闻录5》的歌曲《Rivers in the Desert》的翻译歌词。
改了原设,两个世界线的人们没有任何共通的语言系统,所以彼此之间无法交流。
——
“他是谁?”
“你和他一样。”
“我痛恨你——”
“我们无法相互理解!”
“这个世界原本是多么的美好。”
“可一旦面对这张脸,就没办法杀了他。”
“因为是命运永远都逃脱不掉,美丽而却残暴。”

何不让仇恨和战斗继续。
地狱迟早遍布人间。
神明未曾存在。

Vox进入学院两年有余,只不过第二年起他就不得不作为精英走上战场。
“另一个世界的入侵...

2017-07-17

【短篇】Lost One's Love·尾声(VoxSam)

【上】

【中】

【下】


“你还是在乎他的,”凯瑟琳似乎是在忧愁什么,然而一切情绪被埋进眼底,她对这个男孩即将长成男人的情况,仍是抱有一点儿复杂繁复的想法的,“而他是一个吉提亚人。”

对此舞司并没有正面的回答,他扫开了令人厌烦的公文,音乐伴随他的嘴唇张合流淌出来,在整个镜宫里回旋不绝。

“从宣布我成为一国之君起,我已经获得了肆意妄为的资本,却也彻底失去这么对待他的权利,我拥有越多,越不该觊觎他,而他好像比我更自由快乐,那我就不该自私地让自己成为他的囚笼。

“对他而言什么是最好的?不是我?我想犹豫,犹豫了我就会说,我是全宇宙最棒的。哪怕我不说也是最棒的,姐姐的。

“爱……我...

2017-07-13
1 / 49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