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Lost One's Love·尾声(VoxSam)

【上】

【中】

【下】


“你还是在乎他的,”凯瑟琳似乎是在忧愁什么,然而一切情绪被埋进眼底,她对这个男孩即将长成男人的情况,仍是抱有一点儿复杂繁复的想法的,“而他是一个吉提亚人。”

对此舞司并没有正面的回答,他扫开了令人厌烦的公文,音乐伴随他的嘴唇张合流淌出来,在整个镜宫里回旋不绝。

“从宣布我成为一国之君起,我已经获得了肆意妄为的资本,却也彻底失去这么对待他的权利,我拥有越多,越不该觊觎他,而他好像比我更自由快乐,那我就不该自私地让自己成为他的囚笼。

“对他而言什么是最好的?不是我?我想犹豫,犹豫了我就会说,我是全宇宙最棒的。哪怕我不说也是最棒的,姐姐的。

“爱……我听说过一个故事,有关于魔法,以前的魔法师将它施加所有人身上,凡是相爱的人无法在一起,下辈子却能做成为一对双宿双栖的蝴蝶。

“姐姐说我没有读懂任何东西,不过现在我能明白爱是两个人的事,爱他却是我一个人的事,也就是说,不论下辈子会不会变成一对蝴蝶,都不重要。

“因为在这之前我继承姐姐得去好好爱一整个国家。”

“没有一国之君会亲自写歌剧,谱曲指挥,成为什么样的人本该是你的自由,现在的一切选择也只有你自己能承担。”

她抬起手拂去一片渡鸦羽毛,见到了仿佛另一个人的舞司,那个许久没有回来过的舞司,他面带微笑目光如炬,收拢桌上的文件,并用手托起下巴坦率道:

“谢谢你,凯瑟琳,但这就是我的样子。”

随后,无数的镜子里少了一个人影,留下舞司,仰望细数镜子的自己的模样。

“如果他喜欢姐姐呢。”


下午时分他送走萨缪尔,又一个人兜兜转转进了鸟舍,还剩小半渡鸦留在那儿等他,他就地坐下,将口袋里的鸟食分给它们。

不久后,维恩一只接一只回来,尖声汇报自己看到的东西。

“大法师在走廊上——”

“大法师离开宫殿大门——”

“黑暗法师走远了——”

“黑暗法师没有回头——”

“他离开的时候没有犹豫。”

痛苦一锤接一锤坠到他心尖,渡鸦一只跟一只呼喊,一只随一只落到舞司头顶,肩膀和胳膊上。

“好好好,是我输了……来吧,你们足有资格成为我的眼睛,给我留下音乐就好。”

“帝王万岁——”

它们齐声高呼,犹如浪潮,比舞司的海盗们奋起喧闹的姿态更加可怕。

他觉察到自己一闪而逝的迷茫,他真的是这个帝国的帝王,再也回不到风光无限的海盗岁月。

渡鸦们围绕在金色的人影身旁,直到扑打的翅膀彻底掩盖闪光,尖叫着啄食他的光明。


【星际女王星乐斯驾崩,时年仅二十六岁】

【同年初秋,帝国新王舞司登基】

【深秋时节,吉提亚大法师接任者萨缪尔到访,商谈合作事宜】

【第二年夏至,黑暗法师萨缪尔于继任仪式前夜失踪,从此音讯全无】

【五年后,风暴帝国帝王舞司退位让贤,隐居】

——全文完——

评论
热度 ( 4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