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弹丸,神日狛,最王。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花期不长

重写了一遍。
大暗黑天x剑豪(含大暗黑天x将军)

一个人的年纪已经到了会被少年少女们称作大叔的时候,他开始思考自已。
埋葬了未婚妻之后沉醉在有过记忆的帝国是个正确的选择么?还是爱过一个人就会变得容易爱上别人?
也许终究是他自己不该为人间停留。从赫顿玛尔的废墟到追求真理之教的天帷巨兽,再到暗黑城中停留后遇见的那个心怡的男性,然后徘徊进没有留恋的冰涯,还游览过虚祖风光,直到在帝国的擦肩而过……
他在乱坟岗的雨里无声地流了一会儿有价值的眼泪,从此陷入死寂。
看不见的人也能领略这个世界,而他选择略过,不论去往何方都不留下过多痕迹。
酒馆冷清,他坐在窗口自斟自饮,高贵的女性精灵每次都能一眼看穿他,就像他一眼看过凡人,她会同他一起喝一杯,说些旁人听来古怪的话。他觉得他应该停下来,可空洞的行走中唯一值得留下的地方充满痛苦的回忆。
“我都快忘记了,那时候你总跟在身后的那位将军,我见到过他,不过是时间久了些,他成为一个年轻杰出的统治者之后回到阿拉德来执行任务。”
“……他年轻,强势,充满干劲,喜欢革命和自由,值得让人记住,”一声苦笑过后,他放下酒钱,整整衣衫亲吻一下索西娅的手背,“感谢您的美酒,我该去新的地方继续旅行了。”
“也祝您旅途愉快。”

离开之前,他带着甜美的点心独自闯入禁区的乱坟岗,为少有的某个刻有名字的坟墓放上新的供品。
“你不会一直一个人,喜欢这样的点心就告诉我,会让你经常吃到。”
没能保护喜欢之人会是最大的遗憾之一,尽管看不见她的容貌,但她被他刻进心里过,不需要双眼也能牢牢记住她的模样。
除了声音还被记住容貌的人,他反复回忆,也就剩下两个。
一个用剑守护不住,一个则用不着他的剑守护。
用守护也许太隐晦,他能更直白地告诉自己,是喜欢和爱意。
卸下帝国的军服,换回能使人随时融入人群的朴素服装,旅程像风一样继续着。

艾丽丝无论如何都没有回头过,她除去复仇又在想着什么呢……
途经的花田里鸢尾还在盛开,保持着和两年前一模一样的姿态。
信纸一张张折做白鸽,附上一丝魔法就能在他身边飞翔。
他不能停止怀念,也不想就此回头,仿佛总差一步就能走出画框。
梦境似的一步之遥。

评论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