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Vaingolry#【中篇】行以逐魔(驱魔AU)

【第三章】

既是第三组出场也算是三组驱魔人的大集合。

最喜欢“这个耳机小子跟我居然是七年网友”这个梗←不过等第四章再写吧。【说起来七年前Samuel才11岁吧^Q^真是个美好的年纪】


【第二章】


“他是你店里的员工吗,Gwen?第一次见你雇临时工哦。”

Kestrel卸下空箭袋坐在窗边位置,Gwen便端着一杯上层金色下层绿色名叫丛林闪光的鸡尾酒放到Kestrel的桌上。

Gwen仰起下巴望向吧台后面猛喝苏打水等厨房开门的橘发男人,身子靠住旁边的双人椅,补充道:“哈哈,说得对,他是我这儿唯一一个临时工,一个可怜人,因为养了太多宠物狐狸买不起口粮所以不得不来我这儿打工的正经猎人。”

“原来是狐狸怪人Taka。”

弓手轻声吐出这个称谓,随后端起她专属的鸡尾酒细细品尝。

“Taka本人可不喜欢这种称呼哦,守卫小姐。”

话音刚落之时橘发男人的声音忽然在她耳边响起,Kestrel的贴身匕首寒光一闪,落在背后空气上,她诧异了瞬间,却没有将匕首移开。

与空气剑拔弩张而气势不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Gwen翘起嘴角随后吹了声口哨,同样面对空气说到:“Taka,厨房门开了,如果真的那么闲,不如好好打扫游戏室?”

“别这么直接地揭穿我好吗,老板娘,不过为了我的甜豆腐,我保证我非常听话而且很忙。”

Taka再一次开口了,烟雾混着闪光将他从头到脚慢慢显现出来,不仅举起双手投降还配上极为滑稽的眯眼,黑口罩后不知道是否藏有其他表情,被头戴式单片镜遮挡的眼睛却是牢牢锁住Kestrel的匕首。

他慢慢退出Kestrel可能的攻击范围,拎起笤帚就朝游戏室狂奔,腰间挂着的假狐狸尾巴也跟着他的动作疯狂抖动,酒吧里围观的人顿时都笑了出来,连Kestrel也不例外。

采购完毕的Idris从门里进来,他并未留意刚才发生的小插曲,见到Gwen还在门边,顺口问了一句:“老板娘,请问这里有茶吗,最好是红茶?”

“当然有,今天特供是大吉岭,日常有水果茶,花茶,或者奶茶。不过你的天使已经为你点好果汁啦,还要吗?”

Gwen挤挤眼睛收走Kestrel喝完的酒杯,快步走回去的同时还为路过的一位客人满上啤酒,再轻巧无比地跳入吧台之中,敲敲天使手边那杯清凉的混合果汁。

Idris点点头拉过一张椅子,打量Adagio点的混合果汁,摊开手掌道谢:“那我下次再来喝吧,谢谢。”

“我们这儿还提供下午茶点心,只要Lyra夫人有空。”有一对驱魔师踏入酒吧,Gwen不再同他们招呼下去,转身制作起新的鸡尾酒。

背后的新人便和天使闲聊起来。

“喔哦,说起她的点心,我刚买了几袋她的小饼干,小小的很可爱。”

“我听说过,那位女巫师哪怕不吟唱黑魔法不开书店,也是能只靠贩卖小点心活下去的奇女子。”

Vox跟了Samuel一路,他数次凭借蹩脚的藏身功力和烦人技巧成功惹恼Samuel三次,要知道从进大厦起就有不少人对他们指指点点,他简直跟睁眼瞎似的没把Samuel之外任何人放眼里,而有关驱魔有关音乐有关一切他知道的话题一个接一个从嘴里蹦出来。

“未成年可不要随便进入酒吧哦,游戏室也不能,小Sammy。”

“我成年了,夫人。”Samuel抽出自己的身份证,今年八月刚成年,现在是九月初。随后他得到了Gwen给的一杯清咖啡,反正他从小来这里都只为咖啡。

“我看起来就不像是未成年吗?”

跟在后面的Vox掏掏口袋,自信满满想要展示给Gwen的时候,女牛仔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把托盘上的黑啤酒塞给了他。

“一点儿也不像,你这个捣蛋鬼。”

这两个年轻人Gwen都认识,一个是对门Lyra的养子,也是驱魔师协会会长之子,另一个曾在隔壁无畏号当过制造学徒,但他们两个相互之间不太熟倒是出乎意料,不如说是Vox单方面在增加熟悉度。

Samuel习惯往小角落的单人座窝,然后取出笔记本电脑更新博客。

他是在这个地下三层长大的驱魔师,这个地方的所有人他都认识,他也听说过Vox的家族,然而从没有过跟他见面的回忆。

光标停留在Celeste的照片上,他拿这位颇负盛名的女巫姐姐跟他身旁海贼似的弟弟做比较,最终觉得这个家庭的教育方式一定有些问题和偏差。

“呯。”

Vox把脑袋凑了过去,玻璃酒杯撞在Samuel抬起的咖啡杯上,Samuel停下另一只手编辑页面的手势,眼神中的鄙夷和诡异逐级上升。

“嘿,别这么看我,庆祝一下我们成为朋友不就应该这么做吗?还是你觉得,我仍然是恶魔呢?”

刹那间,Vox的笑容扭曲成恶魔的唇齿,在灯光底下摇晃。幸而幻象不会引怒他,只是咖啡杯无声地颤抖着。

送走最后几个客人,时钟指针悠悠然走向凌晨的三点,Taka趴在长沙发上玩手机,五个小时前他向家里通了电话,收养来的小丫头也把狐狸们都喂好哄进窝里,新一天的工作也差不多要开始了。

“出去干活吗,还是要帮我看家?”

Gwen换掉她最喜欢的帽子,站在门口换鞋,全副武装之下除掉美丽松卷的金发几乎看不出来她是名女性。

“看家?我可不是看门狗,当然要来点刺激的赚钱养家啊。”他翻身拉拢兜帽衫的拉链,一双织布狐耳即刻竖立起来,压在沙发下的弹簧刀也装上手臂,他和Gwen几乎同时完成装备佩戴,一齐关上店门走向电梯。

当天中午他才会跟Gwen分别,回到家里和小狐狸们打闹休息一番,帮忙看家的小丫头也算不上是他的养女,只是原本和她住一起的女巫最近有麻烦,不得不委托他照看一阵,当然也是有补助的。

Taka一开始以为会是个不好对付的小丫头,谁知道小女孩可爱得像只兔子,来的时候一个人坐的地铁,也不哭不闹言,行举止老成得不像十二岁,甚至还会主动帮他哄狐狸,才过去一星期,有几只狐狸都学会伪装成狗狗取报纸买早餐了。

中午时候Petal也和两只母狐狸一盆花一块儿在客厅地毯上午睡,其他更幼小的狐狸则在客厅各处的窝里一团团挤着睡。

空调在睡眠模式下安静运转,他退出客厅蹑手蹑脚走进自己卧室,脱掉脏兮兮的外套塞进洗衣机冲了个凉。洗干净确认身上没有血腥或是其他异味后,取出夏天用的毯子盖在Petal的身上,空调温度往上升了一摄氏度,随后他也躺下开始享受惬意的午后和一天里唯一的睡眠时光。


深夜里有客人开价高昂来问他卖不卖狐狸,还愿意提前预定走他所有的狐狸,以解决他常年的财政危机,被他拒绝了。

他并非不卖狐狸,家里的每一只狐狸都是他牺牲自己喂养长大,除了血肉相连,他还相信一点点缘份,就像他的导师收养他,尽心尽力教导他忍术和驱魔术一样,这些狐狸也是他的帮手和学徒。

完成复仇后将狐狸们交给有缘人他才能放心。

他在梦里想象自己就是一头纯白的狐神,住在小小的狐狸神社里,庇佑所有幼小的狐崽一生平安。

评论 ( 2 )
热度 ( 9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