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弹丸,神日狛,最王。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中篇】《过罪》·二(神日狛)

【第一章】


一会儿要记得帮感冒的室友打早饭,不过先去晨跑。

日向痛苦地抓了一把凌乱的头毛,叼着牙刷,愁眉苦脸地死盯镜中那黑眼圈不太明显却满是倦意的傻瓜。

混蛋,居然开派对开到凌晨,根本睡不够啊!

比起作息时间轻松随性的本科生,他一个预备学科根本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现在是清晨六点,起床的人几乎没有,日向穿上运动服带着便当盒独自下楼。才走出宿舍大门没两步,就看清门口草坪的长椅上坐着个在玩掌机的人。

一定是出门姿势错了。日向想趁对方玩得正开心时再回宿舍睡个回笼觉。抓抓后脑勺提醒自己下次一定要准备望远镜,不,不能有下次,虽然说心中想法永远不及现实残酷。

“诶,日,向,君——不是说好早上一起散步吗,迟到了哦,”背后的少年带着笑声跑过他身边,来到他的面前,张开修长的手臂拦住人,“刚才在通关同学借给我的游戏太出神,差点都没注意你已经下楼了,不过刚好游戏机也没电,所以一抬头就看到你了。”

狛枝穿着校服,里侧则是他自己的拼接色毛衣,出于有些松散的习惯,从不扣衬衫的最上一颗纽扣,在这个动作下,衣领向外拉开便敞露出原本若隐若现精致的锁骨。

如果这是女孩的锁骨,日向觉得他还是有勇气直视的,可他不是……;就算单纯的审美角度看,狛枝也确实和标准的柔美型少年没多大差距,可他不是……;以及,像这样性格稍微奇怪的本科生,如果是建立在双方平等的基础上交朋友,他还能接受,但如果是交往,对不起,他,不是……

尽力装作若无其事地抬手勒紧狛枝的领带,日向僵硬地捧住便当盒火速转身就走:“我不记得昨天和你做过什么约定,饭可以乱吃但玩笑绝不能乱开,狛枝君请自重。”

“但像日向君这么‘温柔’,在预备学科里也必定会受欢迎吧,尽管,咳咳,勒得有些紧得喘不过气来,”狛枝松松领带,追上健步如飞的日向,保持身体距离一拳以内,“虽说跟日向君交往是件不幸的事,不过我也万分期待这之后将要迎来的幸运。”

“不要幸运不幸乱七八糟地在我耳边啰啰嗦嗦好么?”快速地往前几步想甩掉狛枝,日向烦躁地简直想把便当盒扣在对方脸上,但想想这张脸毁了也可惜,重点是,绝不是看中他的“美貌”,只是自动认定,万一狛枝毁容搞不好一辈子就被赖上,不,不能,他还想好好读书,进本科出人头地,迎娶喜欢的人。而且,室友还要用它吃早饭。

更何况他现在正拥有一个期待已久的机会。

另一边,狛枝快步跟随的同时,兴致勃勃地戳弄起日向的呆毛,这肆意妄为的模样像是丝毫不惧日向会如何反应:“……可日向君就觉得随便向人告白这类不负责任的举动,能够随便收回吗?亏我还期待日向君会稍微展现有些不普通,不像个预备学科的地方呢。”

“是啊,我就是个普通的预备学科,让你失望让你看走眼了真对不起,不开心的话赶紧离开吧。”日向眉头紧锁,拍开狛枝拔呆毛的手,怒气冲冲地把便当盒往附近一条石凳上一放,踏进操场的草坪慢跑起来。

耳边再聒噪他还不能装聋子吗。

以前的操场都是宁静得美好,跑完三圈日向就能神清气爽地开始新的一天。

今天却由于多了个家伙,变得不同以往,狛枝嘴边挂着的不是“希望”就是“预备学科”,虽然体力不佳,却非要变着法刺激他。

渐渐地,日向和狛枝的距离拉开几步,但日向连狛枝不稳定的呼吸也听出来,他只好停下,想回头劝说烦人的家伙乖乖到一边歇歇嘴。

谁知道狛枝没注意他突然停了下来,两人就迎面撞个满怀。

幸好对于日向来说狛枝的体重也不算什么,摔倒地上后就是屁股有点痛,然而狛枝却把脸贴在日向的运动服上半天没动静。

“……喂,狛枝,拜托能不能别装死。”日向拍拍狛枝那一头手感意外好的白毛,无奈地手撑地面支起身子。

狛枝的手举到日向眼前无声地指指操场外的某处草丛,仔细观察的话还可以发现澪田隐约的头发尖角和西园寺的和服下摆。

真是可怕的女性团体。

他们两人便因此而保持尴尬气氛坐在地上半天不敢动弹。

日向悄悄挪走还在狛枝头上的手掌,心中弹幕“我可不喜欢狛枝……”疯狂地一行行刷过,咬着牙把目光移到别处。

“呐,其实我觉得,日向君是不是该扶我一把。”双手扒住日向的肩膀,狛枝的脸继续埋在日向的胸口,声音闷闷的,语气却分外愉快,“简直是无法测量等级的不幸了,这下全校都会知道我们的事吧,日向君会不会感到非常气愤和苦恼呢,其实我也是异常惊恐。不过比起被大家知道了正和本科交往的预备学科的日向君……”

“够了狛枝,给我起来!”眉毛几乎拧成一股麻花的日向火大地“噌”一下站起来,同时手拉狛枝的手臂把他也从地上硬生拽起。

纤细的手臂被人用蛮力拉扯,狛枝疼得连连倒吸凉气,“疼疼疼……日向君还真是说暴力就暴力,也对,毕竟是预备学科,不过这么野蛮对待情侣方的我未免太过分些。”

“是啊,我就是有这么粗鲁好吗,这和我是不是预备学科又有几分关系?而且我要声明,我实在是无法继续承认下去这种奇怪的情侣关系了。”日向创不耐烦地与狛枝近距离对视,眼神凶狠地仿佛要把笑容依旧的狛枝给一刀一刀切碎。

狛枝那双大眼无辜地在日向眼前眨动,眼角笑意犹存,而眼底灰意朦胧地深藏一个缓慢旋转的充满恶意的漩涡,是陷阱,又隐晦地勾引人去陷入其中。

恰巧他此时并不发话,模样十分安静。

日向错觉地捂眼揉了揉,要不是对狛枝有所了解,以前一定会以为……但一瞬间以为看到了乖乖的男孩子是没有错的,只要他不说话。看来还是要时刻提醒自己,狛枝是个难以预测的危险因素。

“日向君原来有承认过?或者是脑袋里也冒出过很多奇怪的想法?这样一点也不好吧。”

日向当然也知道狛枝指的是哪方面,不禁一手揪住他的衣领,一手握拳,提高音量说,“没……没有的事,你这家伙!”

“请住手,日向君!”

原本应该是出于不打扰情侣恋爱的心理跟踪,小泉等女孩们一开始都不准备暴露,但还是紧张于日向的行为,猛地从藏身地跑出来,将二人围成一个三角形。

“……”

“要是日向君敢对狛枝君不好的话,我觉得告诉大家是个不错的选择,毕竟日向君可是要担起责任更多的一方,来好好保护狛枝君的。”制止完日向,小泉立刻教训起他来。

“狛枝他……”日向的双手在女生的拉扯下无力松开,短促地叹了口气,“抱歉,我一时冲动。”

“库丝库丝,没想到日向哥果然会对垃圾狛枝暴力对待,干得好~”西园寺捂着嘴边笑边像只小松鼠似的跳动。

“并不是暴力…”

小泉的表情立刻变得更加严肃,一手抓着胸前的相机,另一只手竖起食指:“嗯,日向君果然也是冲动的男生吗?这样就更不好了,狛枝他虽说性格是很不靠谱,但身为另一方的日向君也不至于没有包容力到要欺负他的程度吧。”

这时澪田也欢快地加入了对话,抓着日向摇晃几下:“小泉桑说得太对了,喵枝也是不小心摔到创酱身上的嘛,那么浪漫的剧情可是好多人都羡慕不来的啊。连唯吹我都感动得想要立刻唱首歌来纪念这个美好的时刻了,哟吼吼吼吼~”

“哪里浪漫了?和这家伙在一起想不动火都不可能。”

“所以说正因为如此我才要强调日向君的身份和责任!请尽快像个男人,展现胸怀的广阔。比起对待狛枝也许是比对待女生要来得更近似于男同学,可你们的情侣身份可要时刻牢记!”

“小泉桑,不值得为我这么个垃圾而生气哦……”

“闭嘴,狛枝。我不想整天对着一个嘴里念叨我听不懂的东西的男的,我感受到的只有他滔滔不绝的恶意。”

“日向君你……狛枝君你也是,不靠谱程度在我心中又上了一个台阶了,如果你们真的是恋爱中的话,多少也该为对方做一点改变吧。”

“是,是……”日向没好气地调转脚下方向,走出女孩们和狛枝组成的包围圈,朝操场的另一个出口而去,“如果不是为了实现和遵守狛枝的愿望。我去预备学科的食堂了,先走一步抱歉。” 

“日向君明明只是为了满足你那颗预备学科的虚荣心吧……唔,对不起,总是提到痛处。”冲日向的背影挥挥手,狛枝又一次成功地刺激了对方的心。

日向想自己的头顶简直就像压了大片的雨乌云,无奈和酸苦溢满整个胸腔。

去你的预备学科!

面对眼前的几个女生,狛枝耸耸肩,“啊哈,我也该去吃饭了呢,本想反正也没什么存在感就不辞而别好了,不过我这垃圾要是不在逃跑前和大家打个招呼,就连预备学科都不如了。”

“狛枝君难道就……”

“完全不想体谅日向君的心情对吗?对不起,对我而言的确有些困难,但是大家这么拜托的话,我不努力一下就太说不过去了,”摆摆手,狛枝往原本的出口走去,又扭头来露出清爽温柔的微笑,“为了看见心中所期待的希望,包括作为拥有才能的大家的垫脚石的我自己都像街边随手丢出的垃圾一样不重要,所以,大家千万别把我太放在心上,要是让你们也感到头疼,我就太为难了。”

他走到原来的出口,拿起被遗落的便当盒,轻声自言自语。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