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良犬入室》· 第二章(最王)

第一章】←

真……真美兔出没注意。

——


“呢嘻嘻……长这么大头一次觉得爬山一点都不快乐。”

这会儿没有风雪,天空也正晴朗,只是积雪覆盖中的前行寒冷依旧。

年轻的狼虽是疲惫不堪,却坚持露出人性化的笑容自言自语,绒毛厚实的身子蹭着雪一瘸一拐地拨开光秃秃的树丛,只吃了一个三明治的他拖着被人简单处理过的后腿勉强才爬上山顶,此刻能趴在通体漆黑的狼神面前已是拼尽全力。

微弱的热气从他口中呼出,雪中幼狼的姿态逐渐变作一介围着黑白格子围巾的白衣黑发少年,小腿上未愈的伤口虽然有过包扎,雪地也在某种程度上麻痹了疼痛,然而变作人形后原本松紧刚好的绷带紧紧掐在他的小腿上,疼得他卷起裤腿手忙脚乱拆了半天,小腿更是由于各种原因肿得发紫。

“哦神座酱,有草药吗,我觉得除了失血,低温也有点要命哦。”他把绷带收纳进随身小包,随后同黑狼讨要东西。

被叫做神座的黑狼在他身边转悠一圈,前爪在雪中随便刨了两下,刨出来一株草药叼起来丢到他怀中,做完这些,他用近两米的身躯围住蜷缩后小小的王马,没有作为狼的身躯保护,衣衫单薄的人类脆弱到随时会昏厥。

王马吃力地扒拉两下,背靠住神座的前腿,刚抓着草药的手更是毫不客气地伸进神座的绒毛底下取暖,神座偏过头睁眼瞧了瞧他的小动作,却并未制止,直到王马把草药捂热塞进嘴里嚼的时候才开口发问。

“王马,你是想回去成为人类的狼狗吧?你去见了山脚的最原 终一。”

“猜错啦,我可是从来没这么想过,今天纯属……”听到这话的王马有一下没一下地嚼着草药,含糊不清地回答起来,他料到神座给的药草会很苦,却没想到会苦得让自己想吐,便装模作样地扼住喉咙,将身子耷拉下去,“哇……好苦,你一定是故意给我这个的吧,苦到会让一个十七岁的超高校级总统泪流满面,呜呜呜……舌头都麻了,不会是毒药吧……我的意识好模糊,我快要死了……呃——”

“……”

习以为常的神座没有理会王马的日常表演,耐心地等待起来。

果不其然,他一闭眼没几秒,装死没王马就满脸苦相地吐出草药,流着眼泪敷在伤口上,再用一截干净的绷带包扎。

“诶——还不是因为你说我必须是下一任狼神。其实那时候嘴上说着厌烦,我心里还是很接受的哦,毕竟像‘钦定’这种说法既简单又便利,可惜啦,如果不是就剩我一匹了的话,嘛,总而言之以前也没人比我更合适。神座酱,你又不是不知道,人类明明是最有趣的生物,不和他们在一起,我往后如何继续征服世界呢,哈哈哈哈……”

“这么说你的确去见最原 终一了。”

放下裤腿的王马抬起胳膊枕住脑袋,毫不客气地继续倚靠神座休息, 仿佛直觉恢复后的剧烈疼痛没有一丁点影响到他的发言力。

“什么嘛,别让我煞费苦心的转移话题一秒失效啊,刚才可是疼得神志不清才会这么说的……还是老样子完全不给面子呢。

“不过我是去见了,本来想趁他追赶星酱的时候一记扑杀他,结果不小心踩了不知道谁放置的陷阱,真叫人想杀了那家伙,呢嘻嘻……”

王马抱怨的同时咬咬拇指指甲,一脸纯真的同时又夹杂极度不耐烦的口气,甚至在说完后想要立刻爬起来,结果被神座一爪子又摁回去。

“与其说你是狼,不如说你是想变成人。”

“才没有嘞,我既然是狼,那么就要好好担负作为狼的本分不是吗?”

“……你有何打算我也不会管束,只要你还想成为狼神,就让一切按你所想吧。”

“Ok!那我们先回家吧,神座酱!我现在又累又饿脑袋已经转不动了,等吃饱喝足再想如何吃掉最原酱吧——”

听完王马的话,神座抖抖尾巴上的雪籽,从雪中站起来,王马也扶着狼身摇摇晃晃地靠在旁边,两手努力揪住狼背上的长毛防止自己跌回雪中,“其实我觉得头很晕,神座酱……不止是因为脚上的伤口,就像是,真的中毒了……恐怕是那个捕兽夹上有……”

“那是麻醉药,休息一会儿就好。”

“知道啦知道啦,我是委屈的嘛。”

神座仰头望见天上飘来的云,阳光照耀的白雪霎时间被云影覆盖,晦暗不清的风景之中,原本高大健硕的狼变作长发飘飘的西装少年,及时架住了昏昏欲睡的王马,顺势将他捞到背上。


又走了一小会儿,眼前茂密的森林终于消失,豁然开朗的风景里容纳了大片草地和一个带小瀑布的湖泊。

最原眺望起宽有近百米的水域,不一会儿就在东北方向发现两人的身影,百田和春川早已在蜿蜒出去的小溪边一起将帐篷也扎好,正捡了树枝和石头做篝火。

“终一?!这么早就来了?看,我活捉了只肥兔,”不一会儿忙完的百田抬头来发现了最原,离老远就挥动胳膊呼喊他,喊到一半却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生起,冷得他头皮发麻,忍不住拉拉平时只穿一半外套,“啊——啊嚏——怎么忽然之间浑身发冷啊,真奇怪。”

最原加快步伐小跑一会儿也来到营地,见到架小锅煮汤的春川和拿小果子逗兔子给她看的百田,于是也在附近坐下,拿出自己的三明治摆在便当盒旁边。

“不好意思啊,百田君……这次我又空手而归了。”

“都说了没关系啦,把这只兔子养会儿晚上烧烤怎么样?”百田丢开果子,伸出胳膊拍拍最原的背,力道大得最原绞在一块儿的手都松开,还得为了稳住上半身分别摁在两边膝盖上。

“嗯,好……”

说到兔子最原也开始把注意力放到被石块圈养起来的兔子身上,他习惯性地调查起兔子的各种状况,意料之外的事这只兔子对他的敌意很强,胆子也不小,最原几次想伸手去抓它,却发现兔子张口就要咬,险些放弃这个想法。

这时从料理蔬菜汤的活计中抽身出来的春川也来到这边,她发现最原拿兔子无可奈何之时身上便散发出判若两人的杀气,趁兔子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迅速揪住它的后颈提起来。

“……春川桑??”

“先前捉这只兔子的时候,我也是稍微一吓就把它吓晕了,所以刚才那副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春川没好气地把兔子交给最原,然后戳戳它瑟瑟发抖的小脑袋,兔子甚至惊慌地喊叫起来,别说要逃跑,相较原来对付最原的凶神恶煞,这会蹬两下腿就安静下来。

“没想到这里的兔子都那么野性,刚才我还遇到一头幼狼,本想从陷阱里把它救出来,谁知道最后险些被咬。”

最原点点头,顺口就把遇到狼的事顺口说出,而他身旁的春川本就充满杀机的脸色又阴沉下去几分。

“这里居然真的有狼?”闻言百田也回过头来问询最原,得到答案后便把手搭上自己的猎枪。

“有一两头狼倒还好,我来定居的时候向真宫寺君确认过,希望峰当地居民也证实山上居住的是狼神而不是狼群,不过这么大的山林有狼而有狼神传说倒是正常的,”最原生怕春川杀气太重把兔子吓死,顺手放下兔子认真分析起来,“他们说狼通常在雪覆盖的地方生活,要是下山也会避开人甚至救人性命,也正因为颇有灵性,才逐渐生出狼神这一说。”

“那今天伤害你的狼……”

有了最原的解释,春川的杀气缓和下来,撩撩垂到胸前的发辫,目光投往小溪流向的树林,因此也没看到百田在听到“狼神”一词后变化的难堪脸色。

“可能是它实在太饿了,当时我刚把它包扎好,准备喂它点三明治,结果它就把整块三明治都抢走,不过我完全没受伤,就是被咬破裤子了。”

“什……什么啊,狼神这种东西怎么会存在,多半就是狼很有灵性……”

百田立刻嘟嘟囔囔地接话题说起来,说到一半春川盯死的树丛就发出“沙沙沙”的动静,惊得百田面有菜色地把猎枪抓得更紧。

最原也反应过来,却被拔出匕首的春川拽到后面去和百田一块儿被护起来。

“嗷唔——”

压迫人的静谧过后,脆生生狼嚎打破紧张的氛围,这叫声也是最原觉得格外熟悉的声音,他不由得站起来越过春川去看。果不其然,他数小时前见过的幼狼叼了只肥硕的兔子,瘸着腿朝他们走来。

“啾叽!”

石堆里的兔子忽然不顾春川的杀气疯狂蹦跳起来,明明像是更加害怕这头狼,却是蹬腿跳出石头围墙跑到狼面前撒欢似地尖叫,仿佛完全没看到被狼叼在嘴里的同类。

结果幼狼张嘴丢下半死不活的兔子,不耐烦地低头朝那兔子低吼,猖獗的兔子先是一愣,慢慢挪动身子后退,退到河边都没停下,直接跳进小溪往对岸游去。

营地里防备的三人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狼兔闹剧,一时间都不知道做什么好,春川的隐忍里也透出几分无奈,幼狼昂起脑袋拿紫水晶般的眼睛扫过他们,对人类没有驱逐自己一事显得分外高兴,甚至不符身份地晃动尾巴。

“汪!”

“呐,终一,你说它是哈士奇……还是狼啊?”

百田拍拍最原的肩,犹犹豫豫地发问,最原也是哭笑不得同他面面相觑。

“就算这么问我,它也确实是狼没错……”

“好了,它走了。”

他们交谈的几秒里,这头行动脾性使人捉摸不透的幼狼便跑得无影无踪,地上则又多了两只肥兔,一共三只。

“但有狼的话就证明这里的确有可能有狼群了,今晚还要在这里露营吗?”最原握起枪和百田、春川一起慢慢靠近那三只兔子。

“怕什么,晚上反正要轮流值夜,多多留心就好啊,我们可有两个训练有素的战斗人员和预备队员,终一你枪法也不错,别担心。”

百田拿胳膊肘挤挤最原,拎起枪来提醒他。

“嗯,也是,今晚我一定会努力打起精神守夜的!”






忍不住加点彩蛋,不过也很好推测出来啦↓↓↓

——

夹到狼吉的夹子是以前的猎人放置的,之后百田也准备用的时候被指出打猎还是不要使用陷阱,就一起摸着山把大部分都收了起来,但还是有一两个遗漏,慢慢地就忘到脑后了,最原也没想到这些会是以前没收好的夹子,所以从某方面得出的结论是有锅大家一起背。

评论 ( 4 )
热度 ( 22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