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中篇】《过罪》·三(神日狛)

第二章】←


站在点餐窗前,日向取了自己的早餐正想要帮室友也取一份时,惊觉先前自己一怒之下忘记把便当盒从操场带回来,他现在也不指望谁认识那么普通的便当盒并归还,而且放在那个地方十有八九会被人误取。

后面的学生催促他快些离开,他只好匆忙地拿了快餐盒将早餐盛放,端着餐盘找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思来想去都有几分不悦的情绪在脑海里徘徊不去。

回宿舍的路上日向不忘绕路到操场看一眼便当盒是否还在,但不幸的是他并没能感受到拿走东西的某人的恶意。

“只是个便当盒,没什么好郁闷的啦,日向创你打起精神来!有空再买一个就好了。”

被早晨的事扰乱了一上午的步伐,心情糟糟地抓了呆毛一把,一下课就伏在课桌上休息,想着难得会不安,也许该什么时候去和松田聊一聊。

现实永远不会让注定之人过上一小会儿的平凡生活,惹上麻烦的日向也绝不例外。

勉强的睡眠里,老师的声音把他从瞌睡中惊醒,睡眼惺忪地望向门口,只见一名穿着女仆装的本科教师手拿他的便当盒现在门口。

几秒之间,日向彻底清醒,快步冲到教室门口接过便当盒道谢。

他同样也心存疑惑,于是趁此机会问了她:“雪染老师是怎么知道这是我的便当盒的?”

“哦,是狛枝同学交给我的啊,他说是日向同学忘记的,让我转交,他一定是有些害羞所以不好意思亲自给你哦,日向君。”雪染完全没有注意到什么,微笑着说出这个事实,她倒是还想起狛枝之前的模样,又想帮两人一把。

“是,是吗,谢谢您了。”

只不过她的话一出口,教室里里外外的学生都把注意力转移到日向身上。聚集起的一双双眼睛里含着羡慕、嫉妒、疑惑、厌恶,甚至过度怨念的复杂情绪。

内心忐忑地回到座位上,日向四肢僵硬地埋头整理桌斗,尽力不去听教室里悉悉索索的议论。

他不可能听不到,也做不到完全坦然地装作听不到。

他忽然再也不想见那人,心中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意愿,并憎恶他。


“希望日向君回头能跟狛枝君和好如初地哦,下星期也可以一起参加野炊活动。”


笑声在耳边萦绕不绝,他在迷失终点的道路上孤身行走。

“哈哈哈哈……预备学科的日向君真是普通得让人失望透顶……”

闭嘴,你这家伙!

双手捂着耳朵,慌张地想要逃离四面八方传来的狂妄笑声,却找不到除单行线外还能走下去的路。

But I try to do someting……(但我努力去做点什么……)

I won't let it happen again.(我不想再让这种事发生。)

“就凭你的本事还进想本科,真的是痴心妄想!”

“什么都是最普通的家伙……”

“摆明了要通过勾搭本科生来做见不得人的勾当吧。”

全都闭嘴,闭嘴!

汗水不知不觉淌下脸颊,呼吸断续间夹杂他几不可闻的反抗声。

全世界都被渲染到黑暗里。

他跪在原地,抱着头默默念:

“为了才能我就是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能放弃……”

“我不需要……”

“不需要——”

漆黑一片的地方,又为日向覆盖一层朦胧,他的躯体之上缓缓爬行了密密麻麻的工整黑体字,直到布满全身。

“才能”“绝望”“预备学科”。

那才是疼痛彻骨也疯狂痴迷的东西。


“日向创!”

松田夜助长时间地观察着日向的精神状况,在确认日向基本脱离内心深处引发的梦境后,在他耳边猛地喊了一嗓子。

“啊啊啊……”日向抽搐着小腿从手术台上蹦起,看到松田臭着一张脸后又松了口气,摸摸僵硬的脖颈,“突然被叫醒真是浑身都有点儿不对劲。”

“不,这样的话你对梦的记忆会减轻,顺便减少负担,我可是花了大半个小时给你做的精神暗示。”拿漫画盖在脸上,松田也坐在手术台上,“身体近况都还不错,拿着这个去跟他交代好了。下周一的手术我也不多说,当然,最好还是少给我添麻烦。”

日向的嘴角往斜上方轻轻扯开,下了手术台简单地活动四肢,他睡过去大约两个小时,睡惯了普通软床,躺在硬邦邦的手术台上多少也不太适应。

“你也差不多该快点滚了,被狛枝气不过才来的话,我完全不想在这之余可怜你一下。”直接仰躺下来,松田毫不客气地对日向下了逐客令。

听到狛枝,日向想张嘴说点什么,最后却把情绪咽回心里,手伸向门把。

但打开门后,他像是又想到什么,手里的动作有所停顿,跨出步子前又收回脚,后退半步面朝松田问他:“松田啊……你现在,还有朋友吗?”

“不多。”松田侧脸回答了他,又把注意力放回漫画。

“那我们还是朋友么?”

“是。”

最后,日向带了他所期望的答案关上门,当阳光重新打在他的肩头,他稍有几分轻松地往走廊尽头走去。


“嘛,这就是那个预备学科了?唔噗噗噗噗,真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地令人绝望了,松田君的交友准则也绝望万分啊……”

女生摸摸自己的脸颊,捂嘴露出一个令人无法产生危险感的天然笑容。


走过一条长廊,抵达他所要去的地方。

“叩叩叩…”

“是我,日向创,雾切校长。”

“哦,日向君啊,请进。”

因为本科七十七届正在教室上课,所以日向并不担心按约定的时间直接来雾切仁的房间还会受到附送冷嘲热讽的阻挠。

“日向君请坐,我猜是松田君那里的心理检测依旧大好,因此很愉快对吗?”

“谢谢………也不算开心,毕竟……哦,我是第二次来向您确认,关于,手术的事。”

“嗯,我知道,松田君那边也告诉你一周后手术。只不过,我还是一样的,希望你在此之前更加认真地考虑,毕竟风险不是一句‘很大’就可以随便盖过的,我身为校长有责任不断‘阻挠’你做的选择,哈哈哈哈……咳,有点冷不好意思。”

“据我所知,校长为这件事向那些人推托很久了吧,面对他们的提议,压力也是很大的没错?” 

“没想到日向君也知道,啊,不论如何,多多考虑,也是没有坏处的毕竟。”

“我只是……不想因为一时的犹豫而错过‘救命稻草’。”

“也许你所期望的并不能成为,你所希望的。不过你完全下决心了的话,那只能下周术后再见了。”

“是,谢谢您的理解,雾切校长再见。”

他重新穿越长廊,心头无法摆脱的还剩下一个问题。

他要如何彻底摆脱狛枝凪斗,日向创他什么负担都卸下了,却唯独觉得有狛枝在就会莫名多上数不清的麻烦。

但其实装作没有事理论上反而更容易蒙混过关,虽说对于狛枝的智商这点不可小觑,不过自己至少稍微有点异常,那个只管刺激自己的家伙才不会放在眼里啊,最多就是再拌嘴拌上一个星期。

“唔……预备学科?啧,我的运气也太差了吧,只是想回去拿课本,没想到就突然遇见了呐~”走出那个房间的时候,正遇上迎面上楼来的狛枝,“哦,日向君口袋里还装着什么东西吗?不对,预备学科可没有开门的乱窜的资格呢。”

“你这家伙!是想怀疑我来这里做点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么?”把手揣进裤袋,日向摆出和对方无法沟通的态度,快步下楼去,日向看了看地面和狛枝甩手打招呼的姿势,侧身经过他身边,“真是无法理解你的脑袋里到底装了什么。”

狛枝改换上一脸更欠揍的恍然笑容,眼角弯得锋利,跟随在日向身后,抓住了他的一条手臂,使得日向由于身体惯性,人往前走的同时手被扯出口袋,带出一件灰白相间的东西。

“!!日,日向君你…………”不出意料的,看到口袋里掉出的东西后,狛枝白皙的脸颊上迅速浮现淡淡红晕。

日向自己也万分难受地捡起了那件物品,递到狛枝眼前:“我……反正,解释也没用了,胖次你要拿回去就拿吧,我是偶然捡到的。”

“我的胖次……被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捡到也算不幸了,不过并不觉得只是捡到那么简单啊,早上的时候才把它带到洗衣房,现在才中午,就出现在跑到本科教学楼的日向君的手里,不怀疑才是不正常的事啊。”退后一个台阶,慌张神色未去,狛枝为了掩盖神色不由得摸着下巴扭头说话,“哈哈……真有一种落在变态手里的危机感呢……”

“我没那么多时间陪你废话,胖次你就爱拿不拿,再见!”没好气地把手中胖次丢向狛枝,怒气冲冲的日向头也不回地下了楼梯。

胖次轻飘飘落在狛枝掌中,狛枝扶着墙壁缓缓坐在台阶上。

他并非完全不想见到日向,只是好运将这个人送到他面前的时候又和他开起玩笑来,使这两人都很不好过。

“果然日向君是预备学科,还真让我失望。”

评论 ( 1 )
热度 ( 23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