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中篇】《过罪》·四(神日狛)

第三章】←

最近的一段时间都过得风平浪静。

像在学院里从未遭遇某些事,他也不再到处同他“偶遇”。

虽然他被人群疏远,生活却一天天清净,原本他以为他适应不了,不如直白地面对自己的想法,结果就算是五天六天也这般坦然地度过。

明天下午。

日向把那张普通的信纸塞进普通的手工信封里,放入背包。

傍晚起就在座位上发呆到教室里所有人都走完,他的手还放在背包放信封的位置,拉开拉链,取出那封信想彻底撕碎,但抓着它却又不能狠心。

还是该走了……

打开手机看了看消息,日向把信封顺手塞进裤袋,关上电灯和门窗,走出教室。

不管是否还会遇到,对他来说意义并不大。

几天不见对自己的影响或许没有心理作用表现得那么强烈,欺骗自己,说服自己,都是一个理由,反正过了今天全部都要斩断。

一点感觉也没有才是正确的。

日向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很想笑,走在夜灯下笑了两声,突然发觉自己眼角落下了两颗温度不高的眼泪。

他到底是难过还是开心?

他怎么知道……

快步奔跑在校园里,他的目的地只有那个地方。

‘狛枝凪斗,我们分手吧。’分秒度过的煎熬下,这句话几乎脱口而出,日向的脚步停顿在通往阳台的楼梯口,最初鼓舞的勇气般用力推开门,‘你的游戏该游戏结束了。’

“狛枝,我有话要说。”

然而再一见面果然也不能做到直白地。

说啊……为什么不敢说。

“诶?居然被预备学科的日向君找到这个地方来,我的不幸的确也是没有底线的,”放下正在喝的蓝羊,狛枝跳下安全栏杆,走向灯光下,仍是白皙干净模样却和初次见面时有了微妙的差别,“上次是胖次,这一次的话题,想必会更加令人讨厌吧。”

“是……我们分手吧,没有继续玩这个游戏的必要了。”

不要再过来。日向听不见心里某处彻底死去的声音,他只听见自己屏住呼吸后,心脏收缩时传来复数的“咚、咚、咚”,是种复杂到说不出感觉的跳动声。

亦如心中所想眼前所见,狛枝的脚步停顿,站立于两人距离两米的地方。

他的表情,定格在笑容,是不再灿烂温柔的伪装,而是僵硬不自然地无声笑,他的脸抬高,十足蔑视地对着日向,随后便是狂气十足的出声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是个预备学科罢了,居然要向我提出分手…………哈哈哈哈,你到底有没有把我的才能放在眼里呢?虽然说是那么没用的才能啊,但我也比预备学科里的你要优秀一两分吧,日向君,你到底是哪里来的勇气,要先向我提出分手呢,让我遭遇如此的不幸,我该感谢你,还是默默唾弃你呢……”

“一定是我快要遇到我的希望了吧,为什么不幸不是更加惨烈的灾难呢,难道是神明眷顾我的诞生日,而寄予了一点恩惠吗?”

他的声音逐渐低落下去,双手抱住肩膀病态又沙哑地笑着,他再也不注视日向,而是紧闭双目。

果然还是受不了狛枝这样不给任何接话机会的自言自语,日向叹了一口气,回进楼道。

“所以你……算了,你这家伙怎么可能认真。”他闷闷地摔上厚重大门,也将背后的狛枝隔离在门外,双腿带着身体飞奔下楼,他要立刻给雾切仁自己的决定。

狛枝望着关闭的大门,眼波流淌,一圈圈扩散为灰暗的姿态,直到天空投映下的光芒消失,他的话还是一句接一句。

“你说的不对啊,日向君,我可没有在玩游戏,不管是答应告白也好,到处和你碰见也好,全部都是认认真真地想和你恋爱。”

“为了得到最后的不幸,而喜欢你,为了迎接我的希望,而喜欢你。”

“对我而言可算是,哪怕心怀厌恶也要拼了命的。”

“但我们确实是不会喜欢对方的对吧。”

“我实在是讨厌极你这个愚笨的预备学科。”

既然都想切断彼此的联系,神明是无论如何都会允许的。

亲手切断最后绊脚石似的联系。

谨慎地敲开校长室的门,雾切仁还在书柜前翻阅资料,对日向的突然来到丝毫没有惊讶的表现。他微笑着合上资料夹,走到日向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尽管一直都希望你拒绝来自学校方面的邀请,但我也绝不会阻止你选择。”

“是,校长。现在的我,更明白自己该去寻找另一个方向生活。”

“这绝不是借口,我理解你的想法,复核协议后就去配合手术预备吧。”雾切的神色是不同以往的严肃,从一个上锁抽屉中取出装有协议的档案袋和一支笔一同递给日向,“日向君,执着确实是很可怕的事啊。”

“我不会在此刻选择回头。雾切校长,我走了,再见,”签上了字迹工整的名字,收下属于自己的那份,他朝雾切仁深深地一鞠躬,退出门外,“感谢您长久以来的关心和照顾。”

“……再见,日向君。”

行走在回去的路上。

夜间的校园实在太过寂静,令人胡思乱想一气。

再次记起那封信,忍不住还是掏了出来。最后天台上还是没给他。

口袋里的手机单调地重复铃声,日向把信塞回裤带,摸出手机。

短信显示“神代优兔”。

“日向大哥哥,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交付尾款喽。”

也是,这段时间要不是神代君……不,那时候狛枝大概也不想见自己吧,应该算是自己在如他的愿。

日向本就没有回宿舍的打算,此时宿舍也关门了。松田今晚一定会留在自己的研究室预备手术,或者也可能被江之岛盾子粘糊上。

总之松田好歹勉强地提到过,带了漫画的话,去那里借宿一晚也是没多大问题,尽管逻辑上面问题太多。

不出所料,松田确实还在自己的里屋进进出出整理东西。

日向和他并没有说太多,自觉地打好地铺睡在里屋。

他们都知道,一旦更加认真地交流起来反而会使气氛陷入不必要的尴尬。

到日向入睡时,松田还在翻看漫画。

一夜无话。

日向睡到早晨九点半后终于醒来,一侧身就看到身旁多了个餐盘,摆着几个草饼和面包牛奶。

“吃完了稍微清醒一下,然后再做最后一次检查吧。”松田坐在桌子上,看起来是准备完毕闲了下来,又在看漫画等他睡醒。

稍作洗漱,日向正擦脸,就听见门外有女孩的声音,洗了毛巾拿起一块草饼走出门去。

“……行了,出去,丑女,你只会给我添麻烦听到没有。”外面的松田把门打开一条缝,语气坚决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

但江之岛还是努力地将门推开一些,正对日向露出半张妆容精致的笑脸,“嘛,不就是个被伪退学的预备学科吗,松田君的演技也太差劲了啦,呼呼~不过只是来看一下我最喜欢的松田君,再顺便一睹某人的真容的,没想到居然普通得毫无期待可言,还真是讨厌~”

稍稍确认了一下,迅速又回到门外的江之岛向松田俏皮地眨眨眼,塞给他一张蹂躏过的纸团,松田握住纸团,狠狠地瞪回去,关门无话。

等他沉默地回到里屋,日向还坐在地铺上吃着早饭,一副异常深沉的模样对“有恩爱的现充迟早遭遇悲剧”的松田表示他耳朵瞎了眼睛聋了。

“单身也是自己作的,吃快点!这么点早餐还要像女人一样吃上半天吗!”松田则表示自己不需要对方吐槽,不耐烦地也赠予日向一记眼刀。

……

……………

手术前五个小时

平日里松田的态度总是漫画看不完别人都是大白菜,所以越发感觉这时严谨的他就像另一个人。

除了毒舌。

飞快地在笔记本上记下一行行日向的各项数据,他还不忘在日向听得见却做不出反应的情况下发出刺激性言论。

“身体各项数据稳定,只不过精神状态还没恢复,听着,如果你要是因为和那种垃圾分手而导致精神创伤过重,我可是介意花上半天给你做精神治疗的,所以说,你也算个垃圾。”

‘被这么说实在是有种擅自把别人讨厌的旗子立起来的感觉。’渐渐感到这种脑内吐槽也无法持续下去的日向闭上眼,开始认真接受治疗。

……

…………

手术前一个半小时

这时日向坐在手术台上,一只手伸入裤袋,拿出了并不大并且有些许发皱信,“……如果说我是垃圾的话,不,没有要在意的,我希望最后要是忘了,你就把它交给我,让我打开。”

“你会忘记,然后抛弃。”松田把笔记本重新翻阅一遍,摇摇头没有去接。

“至少我现在,总之,拜托你了,我大概是想自我安慰。”日向硬是连同手机和信一股脑儿托付给松田。

手机会关机很久,自认为也不再会收到他人消息。

信的话,也要手术后的自己决定了。

松田哼了声,把东西随手放入口袋:“我到时候记得再说,你就不能不要给别人乱添麻烦。”

“嘛………”日向不语,低下头,嘴角隐约勾起弧度。

谁都不会去想最后的决定里有几个人策划了庞大复杂的阴谋,他们相互打量对方,不停思考更新的下一步。

唯独那个普通人,轻而易举剔去了自己。

他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之一。

评论
热度 ( 18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