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中篇】《过罪》· 终章(神日狛)

……画画画到忘记更新完结章,等关了电脑躺下才想起来【土下座】

本章有原创超高校级建筑师视角和后期切换,请注意食用。

以下为其他章节传送门: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

——


双脚有些麻,但至少确信还没残废,就是一开始痛得厉害,现在变麻只怕也离残废不远了。

泷川 关西月,私立希望之峰学院第七十二届超高校级建筑师,现在正由于绝望残党的大肆破坏,不幸在实施楼房爆破的计划中遭到绝望残党的打击报复,被冠以“超高校级建筑师の处刑——危楼爆破的可怜人”之名与楼房一同接受处刑,被压在自己设计的希望之峰的预备学科教学楼之下。

趴在接近正四面体空间的白瓷砖上,也幸亏她躲的角落是专门设计的避灾区,虽说高强度的建筑材料救了她一命,但对地震的承受能力足够强却无法更好承受人为破坏的建筑,只保住了她的上半身。

她也暂时不敢贸然发出求救,因为一时间确定不了绝望残党是否散去,一旦被周围尚未离去绝望残党发现,恐怕结局还不如在这个小地方饿死。

她颇为艰难的拽过身旁的背包,摸出手电清点里面的东西。

半罐Vc片,小袋小熊饼干,快见底的功能饮料一瓶,有点发霉的面包干若干块,一部智能手机,两节干电池,绘图笔一盒,大沓设计图纸和一套差不多报废的数位板。

倒出一片Vc丢进嘴里嚼碎咽下,又从发皱的图纸里抽出几张。这幢教学楼位于校园偏西北,总之是有些偏僻的地方,但因为她所处的位置是顶楼的五楼的夹层,离最上并不远,闭上眼回忆曾浏览过的建筑废墟,沉吟一会儿,咬住手电筒飞快地画起来。

按以前超高校级地质学家交给自己的知识,她估算出了楼房废墟体积的模拟公式,得到的结论是,最坏表现她离外界大约有一米,而且搬动石块很有可能导致连锁反应造成二次坍塌,当然,最好的设想是推开这面墙壁,就能有一个较小的三角形出口。

冷静地思考了一会儿,收拾东西,掏出智能手机摆弄了一会儿,她打开一款曾经拜托超高校级程序员帮自己制作的一款软件,在小范围内进行构造监测,通过手机自带的扇状辐射扫描笔建立包括大约三米的空间构造,并形成三维立体图像和数据。

不出意料,她距离外界最多不过三四十厘米。

“呼——没想到丘人以前用来玩儿的东西,几百年不用一回现在还派得上用场,那家伙真厉害……”把手机揣进上衣兜里,泷川摸索着反手搬动压在腿上的石板,“咿——好重啊……”

腿能够稍稍活动开之后,她抬手掰掰身边的石块和碎瓷砖,撬几块小的丢到一边,挖地洞似的小心翼翼挖掘出口。

只要按照之前的想法做。

不多久,搬开小块砖头时,一道光线透入。

泷川蹭着石块凑上去,墨绿的瞳孔由于光线刺激,收缩了一下,又恢复原状,看清外面的情况。

空无一人,这一面废墟远近无人。

“只是还是出不去啊。”负气地趴下去休息起来,女生考虑了一会儿,把建筑图纸和数位板挖出来顶在头上,继续搬石头。

连她也觉得自己简直莫名其妙,分明怕死怕得要命,还拼命想出去。

那些曾被关在学校里的后辈们也是如此吧,赌上命在里面活下去,一年多以前见到的那活生生的六个,不知道今天自己又会怎样。

哪怕未来机关由才能生组成,果然一时间也改变不了残酷的现状,她在想什么,没有绝望到彻底可不要老是逼迫自己。

泷川苦笑一声,用手肘捅捅松动的石头,迎来外界彻底的光明。

结果却没力气爬出去了。

手臂露在外面晒晒灯光,等缓过气再四肢并用地探出头去,别说附近,连校园的围墙外都没什么人。

“这什么情况?!”讶异于眼前的诡异场景,泷川立刻缩回废墟里,“一个人都没有也太可怕了。”

但仔细一想,反正刚才那一下也暴露得差不多了,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还不如赌一把,冲出去算了。

这么一下决心,泷川就有了力气,手脚并用爬出废墟。

其实空气还是污浊的,天空还是昏暗猩红分不清时间。只是双脚重新站在大地上的安全感,真的让她有雀跃欢呼的冲动,但碍于并未完全脱险的状况,她在彻底废弃的校园里快速移动。

她对学院的布局了如指掌,最隐蔽最安全的地方也十分清楚,但她还有要做的事,就这样,在“这件事必须完成”的意念驱使下,她在绿化带里的一片灌木的掩蔽下朝曾经的本科教学楼而去。

紧绷的精神让她有些烦躁,但这不该是个建筑师该持有的状态。

忽然间,不远处的一个垃圾桶动了一下,吓得她一屁股跌坐在落叶堆里,也幸亏附近不正常地无人路过,她才得以安心地坐着,静观其变,因为直接告诉她,暂时还没有危险。

至于直觉的准确度就不得而知。

只见一只骨感而白得病态的手,推开垃圾桶的顶盖,紧接着一头蓬松夸张如火焰的白发也冒出,最后,一名清瘦干净的青年有些困难地翻出垃圾桶,环顾四周后朝泷川的方向靠近。

乍一看他的模样也不像是丧心病狂的绝望残党,最主要,还觉得他有点眼熟……不过安全起见,泷川默默摸出几支针管笔,拔开笔盖握在手中。虽说万一被袭击也不一定来得及反抗,现在拿着好歹多点安全感,但一年多下来,手无寸铁地杀人的觉悟她也是有的。

意外的是,青年在距离泷川大约半米的地方停下,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了几步,也跳入绿化带,然后隔着有点远的距离,手搭喇叭问:“请问是希望之峰学院的前辈吗?我是七十七届的超高校级幸运狛枝凪斗,哦,不要在意我这种垃圾为什么有勇气找到这里来,总之,我是为了希望,而想把你带去安全的地方。”

“嗯,是么?等等…”泷川似乎终于想起了什么,半蹲着后退,伸出笔对准狛枝,“我可是很清楚,七十七届生的存活者,这么危险的情况……抱歉……我果然还是不敢相信面对面与我谈论希望的你。”

“前辈说的也是呢,不过我可是最厌恶绝望的了,为了战胜绝望,我可是好不容易决心单独跟绝望残党战斗,还努力想把大家从绝望中拯救出来,一年多的时间,也没做什么啊。”他低下头,摸摸额头,又立刻抬起,眼底充满热切的期盼,“虽说我这么一个渣滓没能做到什么,但无论如何我都希望,代表着希望的一员的前辈,可以信任我,我是想保护希望和挽救自己啊。”

“嗯……从我所知来看,那不是随口说说的简单想法,”泷川的两撇秀眉皱得快绞在一起,警惕狛枝接下来的举动的同时,也在思考他的可信度。

“……我怎么会有资格跟大家一起工作呢,更何况,大家认定我也是绝望残党啊,所以我的话,不被人理解就只要做一块希望的垫脚石就足够了,只是一想到被误解什么的就会相当难过啊。”

“唔——少废话,快走吧!”揉揉发胀的太阳穴,泷川干脆地收回笔,擦着灌木到狛枝身旁,直指教学楼的正门,“我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继续我们的话题。”

她像是懒得追问,而且她需要判断这个小伙伴是否足够机智。于是两人狛枝在前泷川在后,迅速潜入教学楼中。


蹲在购买部到处积灰的破烂中扒拉了一会儿,泷的眼睛一亮,掀开一块地砖,抱出一个十乘十左右的灰色纸板盒。

狛枝也没说个不停,静静坐在一只残破的黑白玩偶上,但他的双眸正闪烁意味不明的光芒,而泷并未察觉。

盒子里装的是四枚灰色的扭蛋,隐约能从形状上分辨出是四个遥控器。

到这里,泷川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与她的自身柔弱形象所违和的诡异笑容,她抱紧四个扭蛋得意地对狛枝说:“这是我从以前到现在所设计的四座楼的爆破系统的遥控器,不过爆破系统可是最近都没时间装,所以……”

“那不是曾经在建造前就提议过把拆除用的爆破装置也安在大楼里,结果被当做过于危险的想法而遭到否认了的……看来总有希望的思想是避免不了不被世人认同的,不过当初的想法又被找回来……”狛枝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泷川一一打开扭蛋,“不过是我的话,一定会尊重你的决定,而且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的忙,这又将是多么美妙的事啊。”

“啊哈哈哈哈……或许吧,我只是要以自己认可的方式来完成使命,再完美的东西,最后都要在崩塌中安息的。希望也好,绝望也罢,都是会归复平常的东西。”

狛枝把双手揣进兜里:“但,希望是会一直存在的啊……”

呼吸着的空气大概是由于无意间的意见不合凝固了沉默着,时间也开始流失缓慢,忽地,泷川抬头问狛枝:“那么狛枝凪斗,不如我们就来讨论一下,你戴手套的左手的事吧。”

“啊?”狛枝顺泷川变化的目光,低头看看自己手套外也包扎得严严实实的的手,面部表情僵硬的瞬间迅速回答道,“我以为泷川前辈不会在意和我这种垃圾有关的小事,不过既然被问了,我也会如实回答的,这是我为了战胜绝望而付出的小小代价啊,而且就快要成功了,变得干劲十足了呢。”

“无聊的家伙。”把遥控器装回扭蛋,泷川嘴里又冒出一句话,”有个定理,我一直当做绝对正确——天才与疯子只有一步之差。“

扶着额头笑了两声,狛枝接下去说:”因此,总有人在天才与疯子之间徘徊吧,我也确实不止一次被大家说是无聊的人了,可惜我本身就只能被归类为后者,但对于我的才能,我可是非常信任的啊。“


猛烈的穿堂风吹走了泷川不知从哪里捡来的草帽,她并不利索地跑过两幢大楼之间,气喘吁吁地推开其中一幢的一扇小门,闪身躲入。插上三把金属门栓,贴在厚重结实的铁门上屏息以待。

绝望残党杂乱的脚步声靠近又远去。

稍稍松一口气,泷川将一堆杂物抵在门口,捂住口鼻打开手机光源,顺房间另一角的台阶匍匐爬上。

”吱呀——“地下杂物间的门被她打开一条缝,杂乱不堪的大厅映入眼帘,但没有人影,想必那群智商欠费的绝望残党还没有发现她的陷阱和藏身之处。

这时,一抹深绿闯入了泷川的视野,并不灵活地在大厅里奔跑,窜入上行安全通道的楼梯间,不消一会儿,几名绝望残党手持武器也闯进大厅,追着那人上楼去。

泷川犹豫一下,暗骂一声”混蛋“,便也悄悄潜出杂物间,从一个她熟悉的工作通道直接往顶楼跑。员工通道要比安全通道设计得更隐蔽,总长也相对较短。因此,当她站在天台边缘接过对面抛来的登山绳时,狛枝才上气不接下气地冲出楼道,锁紧天台门转身缓气,不过他显然对于泷川的存在感到很惊讶,便蹒跚地走了几步,对整理绳索的泷川上上下下都打量一番,发出一声惊叹,习惯性地又一次扶住额头笑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泷川前辈居然没有死在上一次的爆破里,这么可怕的幸运,实在是我都忍不住赞叹的了呢。“

泷川似乎也懒得接他的话头,束起及肩的头发,将绳索丢给狛枝,直白地说:”我一开始也觉得,反正你摆脱不了江之岛盾子,不如就和他协定利用你的绝望破坏绝望,不过我自始至终也是被利用的人,这样就够了。“

”哈?“不明所以地接下绳子,狛枝听后情绪开始变得激动,”我并没有绝望,啊,是由于之前的行动,也被前辈判定为‘绝望残党’了?!哈哈哈哈哈……我快要战胜江之岛了啊……就要……“

”闭嘴吧!你根本就控制不住那种东西!有他之前的心理暗示和跟神经病待久产生的直觉,我还是能分辨出来什么叫绝望的。“冷冷地喝止狛枝,眼角瞥见被撞得颤抖的门,泷川过去迟疑一下,不由分说就把绳索一圈圈绕在狛枝腰部和手臂上,尽管手法有些生疏,还能听见她低低地骂着,不过仍是很模糊,最后能听见的只有一句,”我一直都对自己说,没有跨不过的希望,但要跨过太难。“

”所以前辈上一次逃脱就是因为绳索?真是非常了不起的想法,那么,对面收绳子的人……就是你所说的他吗?我真的很想知道他是谁?“狛枝任由泷川把所有绳索都套在自己身上,然后抓住向上延伸的一段,”而且还先把我捆起来,不过前辈的时间并不多了……“

”同样的话我先前也一模一样说过一遍,我的性命交代在自己的‘孩子’上,也是值得的。“踩上天台栏杆借体重拉扯绳索跳回,泷川等对面开始收绳子时才发话。

”莫非前辈这一次……“顺对面收登山绳的力量,踏上栏杆的狛枝被泷川奋力一推,蜘蛛侠似的晃到对面楼的墙壁上,到嘴的话也因为急于稳定身体而中断。

泷川看了眼狛枝和对面的楼顶以及楼下聚拢的绝望残党,转脸面对即将被破坏的门,取出口袋里最后两片Vc扔进嘴里。

”老是自觉地把旗子立得这么高,死是迟早的。“

揿下遥控器,悠悠闲闲地跌倒在因层层爆炸而随之震动的顶楼。

”我究竟完成了什么?“

”活着就是希望吧。“

”死去也是希望?“

她的独白淹没于惊天动地的爆炸与轰塌中,烟尘弥漫没过对面上升的狛枝。


”咳咳咳……“有沙尘飞进眼睛,暂时睁不开。一双手抓住他的手臂,轻松地将他拖进大楼楼顶。

视线模糊得很,但单凭视线中张扬飞舞的成片黑色,他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揉眼睛的同时同样也不忘整理获得的信息。

眼泪们倒流回去。

一开始就是神座出流跟泷川关西月策划好的。

从泷川离开未来机关执行任务到态度微妙地与自己结伴再到死亡,说不定最后也不过是大动干戈地赔进性命捉住自己,虽然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泷川身为未来机关成员与神座的合作。

他摘下左手一圈一圈的布和手套,恍然地背靠墙壁大笑。

神座弯腰,手掌覆盖狛枝的双眼。

然后笑声停了。

走到天台边缘,拉起另一段白色的登山绳。一名背着泷川的男子爬了上来,他的容貌都与泷川出奇的相似。

泷川 莹。超高校级的特技演员。

他一站稳,先是看看泷川关西月是否安好无损,再用质问的语气对神座:”神座出流,告诉我我的姐姐同你合作的目的,还有你对狛枝凪斗的处置,如果不能给出使人满意的答复,我会考虑拼尽全力处决他。“

”你不必过问目的所在,我也不保证不会让他再随心所欲。“在泷川莹即将反驳之际他又补充下去,”我不需要任何人直接或间接的信任,泷川莹,你不是个聪明人,所以我不为难你,也懒得和你交流,太过无聊的解释我不做,你大可等泷川关西月醒来以后去问。“

解开绳索横抱狛枝,神座转身脚步迈出前,最后对他说:”你如果试图杀死我或者他,我能毫不迟疑地在你伤害我们之前,让你们死无全尸。“

”混蛋……“

他不过是明白,泷川莹这一类人受到威胁首先会为家人的安全着想。

他的黑发一刻不停地翻飞着,像是无数黑色蝴蝶翩翩起舞。

这样的比喻简直枯燥无聊毫无意义。

第一个游戏也算是暂告一段落了,在极度乏味的状态下删掉存档。

太无聊太无聊太无聊……

无时无刻不能远离的被看透的世界。

唯一绝望的理由。

还是好无聊。

可为了实现某个愿望的某个游戏的展开一开始就与他无关。


那一日港口的船只逐渐靠岸,他将昏睡的狛枝转交给别人,面向苗木诚。

“这就是七十七届最后一位,学长狛枝凪斗了吧?如果不是你,想要尽快聚集十六个人的确会很有难度。”

“我对此无所谓,互惠互利也从未存在。”神座出流此人对人们的想法了如指掌,海岸边缘是绝望撕裂的天空映染的大海,这无尽血色也同样渗入每个人的灵魂,却独他一个疯狂起来都冷静得像座冰山,常使人无法分清他选择的是绝望还是希望,又或是因为过于无趣引发的无尽空虚。

即便如此,苗木诚也信任他,来达成被未来机关视作背叛的合作。

他闭上眼睛等待海风吹拂过去,无数回忆都擅自被一并带走,只要他不想记起,那便全都是没必要留下的无聊之物。

未来,究竟是什么程度的有趣呢……


残破的信件如今躺在何处,除他之外再无人知晓。

很久没有用过的手机亮起虚弱的光芒,告知按顺序排列的数十条短信,全部是同一个发信人。

From.狛枝凪斗

To.日向创

无人关注,无人知晓。

你的行动没有人看下去。

你的故事没有人听下去。

你的愿望没有人来实现。

算了,无聊透顶而已。

玩不起来的游戏等于笑不起来的笑话。

再见。

诀别。


——完结(?)——


感谢阅读。


完结感言……?

嗯……总之感谢大家的喜欢,这个坑原本是三年前就在写的东西,但因为那时候文笔又差,也很没耐心,写了一年就草草放弃,现在重拾起来也是感慨万千,也没想到自己还是这么喜欢神日狛。

总之很高兴一直有那么多人还愿意接受我这不上不下的水平和奇奇怪怪的脑洞。

希望我们能在下一篇坑里再见w

评论 ( 5 )
热度 ( 40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