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YGO,游了无差,十all,蟹all,游马all。
弹丸,神日狛,最王。
P5,主明。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FGO,伯爵咕哒,罗曼梅林无差,柱性恋佛钮司爱好者。
雕塑大好,然而转行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中篇】良犬入室·第五章(最王)

第四章】←

——

“对了,最原酱不用怕晚上把持不住想吃我。第一最原酱打不过我,第二……我也有带用得上的各种小工具哦,都放在这里了——要来点夜间娱乐的话也没问题呢。”

王马拍拍手掌,自说自话地朝屋里最大的衣柜扑过去,打开最下面的抽屉翻找着。

“怎么想都觉得我会被王马君吃掉。”

“谁吃谁不都差不多嘛,我也想物理上吃最原酱呢,骗人的——”手里的小道具从扑克牌到骰子到围巾再到条纹内裤,王马拿起最后一件物品,摸着他光滑的下巴忽然向最原提问,“说起来,最原酱,这一定是我的旧胖次吧。分居之后我就没看到它了,当时还因为太喜欢这条胖次,不得不重新买了一条一模一样的呢。”

“那不就是你送给我的?”尽管一年前的其他故事在逐渐模糊,但他完全记得,王马在毕业典礼上送给自己的“超级大礼”,直到王马抬手从背后拎出来又一条同款内裤,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最原,而最原心虚地准备给自己做个伪证,“这很可能是Dice的人不小心混进去的。”

王马一手一条他自己的内裤,往床上一丢,来到最原面前踮脚伸手抓住他的衬衣衣领,眼睛眯成月牙弯上靠过去:“我这个人有一点,最原酱想必是了解的,就是我最讨厌别人说谎啦,尤其是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的谎言!”

他似乎是在用身为“总统”的压迫力欺压最原,上挑的眉毛配合眉头紧皱,下唇把上唇顶到出现突起的弧度,然而这样的单方面质问持续并未超过五秒,王马就摆动胳膊撒气般转换语气问到:“不管这些,来说实话吧,最原酱有拿过我的胖次做这样那样的事吗?!不管是不是已经认为最原酱是变态我都不会说出来的!”

“变……变态?没有的事!虽然是说了谎,但奇怪的事……我是不会——”

“哦……居然是实话,不愧是同居一年多都没对室友出手的童贞侦探,真叫人安心又恼火!”王马接收答案后立刻收回了好奇宝宝的模样,撇撇嘴重新占领了床趴下,“不过比起胖次这种离开主人就完全只凭空想存在的纪念物,对最原酱而言,有我在更重要吧。”

“嗯,话是这么说的。”

最原也在床边坐下,微微向左斜过脑袋与眼神,瞧着趴在床左上的王马,视线澄澈坦率,他并不知道是否是蕴含喜或爱,而仅仅是要容下王马。王马自弯曲的双臂里抬头,那样的视线他可不会错过,转而为了回应最原,慢慢从那一端爬至右下角,一手摁住最原的大腿,一手搭在床上。

最原跟着抬手盖背住王马的双手,直到对方的脸放大到看不清双眼中澄澈的紫色,他紧紧闭上眼睛静候发落。他想到不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顺其自然总是最好的选择。

拇指轻刮过王马的掌心,让他发出可爱调皮的笑声。

或许是一瞬,又或许是妄想错觉。

柔软湿润的嘴唇印在最原的唇上,连带未尽的笑意也共同传达,舌尖更是调皮地掀开他的上唇一掠而过,等待最原也学会携带趣味松开牙齿迎接他,当然最有趣的还是最原短暂局促的呼吸。

片刻后,王马抽走手一翻身交错双腿坐住最原的大腿,双手出其不意地一推他的肩膀,毫不留情将人推倒在床上。

“最原酱,你还要在这里白日梦多久?我等得肚子都饿了!我要吃三明治,还要喝Panta——”

短暂的亲吻与翻脸的落差再次给最原留下了不小震撼,目瞪口呆的他任由王马把自己的腿也当作蹦床玩耍,好半天才摇摇晃晃地下楼去做晚饭。

有些地方疼,不是语言足以表达的。

冰箱里的三明治还有一盒,以前采购的食材也不在少数,要是以后两个人一块儿生活,出门的次数一定会变多。随后最原忙进忙出时,王马就在客厅和餐厅来回穿梭,有时搬运着他最喜欢的饮料,有时又趴在砧板边上看最原切菜——或许是期待着切到手的画面,也有时打开冰箱东摸摸西扯扯,最原看来他就是在毫无目的地捣乱。

“最原酱,你的冰箱里是不是有奇怪的东西!光是闻着气味就毛骨悚然了呢。”

只不过小会儿,他便喊叫着拉住最原的围裙,指着一碗带有汤汁的肉食上下挥动胳膊。

“酱烧猪蹄。”

最原蹲下来一点看着冷藏层,王马的脑袋立刻跟过来贴一块儿,右手从后面绕过最原的脖颈捏住他的下巴命令道。

“快给我扔掉!不要和我的饮料放在一起!最原酱你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这种东西,要是想故意气我的话,可是会把小命都弄丢的!”

“不是那样的,王马君……是我的腿伤还没有好,所以大家经常会送一些有助恢复的食材过来。”

将猪蹄往里推推,最原合上冰箱门挪开王马的手,端着做好的饭菜走进餐厅,王马瞧瞧最后一碗味噌汤,拎起汤匙丢进去双手捧稳当跟在最原背后。

“最原酱的腿?我怎么什么也不知道?”

“王马君,明明也和你有关,不要一脸被洗脑到失忆的表情……”他浮夸的表现叫最原实在说不出话,只得在摆放餐具的时候扭过头叹气。

“啊,被发现啦。因为是让我伤心了很久的事呢,太过痛苦所以大脑把它删除了,没想到最原酱还能如此理智地提起,我真是甘拜下风啦……骗人的。”王马假惺惺地揉揉眼角,打呵欠似的抹掉一颗泪珠,吐吐舌接过自己的筷子。

落座后汤碗摆到他们中间,面对面的简单晚餐便开始了。

碗筷碰击发出清脆的声响,王马把热腾腾的三明治切成小块,自己高高兴兴地尝过第一块后,叉起第二块就越过餐桌送到最原面前。

“最原酱一会儿要是还想向我开口的话,就先好好吃饭吧。”

“我有在好好吃。”最原的脑袋向后缩了点儿,可眼看着王马都要爬上桌来,不得不握住那只手小心谨慎地把三明治咬走,然后等待王马回到椅子上才开口说起某个话题,“王马君,我想我要问的问题对彼此而言都有些说来话长吧。”

“说的没错呢最原酱,我对最原酱可是什么都了解,就是不知道你又想从哪里听起了。”王马一边说放下餐具,双手拿起三明治开吃,腮帮子鼓鼓地一本正经起来。

“就别骗我什么都了解了……当然,王马君要是愿意说实话的话,就从我住院之后,你投案自首那里继续吧,我知道的仅限于王马君在我出院的两天前越狱这一事件。”

“哦——真是的,明明是最不重要的地方,最原酱还这么想听。”

写满不屑的视线霎时就跟随答复飘过餐桌,两个人交错的目光像是剑刃交锋,擅自将餐桌映射成战场。

“因为,王马君那时候也受了重伤,还是特别关照,在没有痊愈的情况下,应该……”

“最原酱还是天真的老样子啊,作为超高校级犯罪者的巅峰之一,就算我重伤了待在监狱被‘特别关照’又怎么可能跑不出去,其实是醒了以后想多玩一会儿哦。不过那儿所有人都被警告不准和我们这些极度危险的犯罪者交流,所以我没两天就腻了。”

“又来,有关王马君的伤势我多少也有听闻,绝不是我那种程度的,应该已经……濒死了。”

“最原酱你都说是听闻了,我可是能轻易制造偏差的!至于如何越狱就是组织机密啦,哈哈,最原酱要想知道就加入Dice吧,”抓着三明治展开胳膊,王马狂气地笑了两声,“我也确信有最原酱在我手上,其他人不会随便把‘王马 小吉在希望峰居住’的消息走漏出去,那之后要等的就是最原酱自己跑来希望峰。”

真是把计谋运用到极致的家伙,败给他了。最原在心里嘀咕两声,再没有要反驳或是质问王马的地方。明明……明明在回忆里的是如此可怕的场景,几个月后却又活蹦乱跳地在自己面前调笑,不得不叫人怀疑过往里称得上是“事故”的片段也出自王马之手。

最原投降后,不存在的战场硝烟慢慢散去,王马的腿在桌子底下前后摇摆,心思简单的胜利者一般炫耀起来。尽管如此最原也没有完全打消种种疑虑,迎接他的谜团还有很多,现在的遭遇不过是短暂的瓶颈期。

这阵子努力打起精神面对最终Boss一样的王马就好。

最原 终一,为了真相好好加油吧。

评论 ( 5 )
热度 ( 21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