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YGO,游了无差,十all,蟹all,游马all。
弹丸,神日狛,最王。
P5,主明。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FGO,伯爵咕哒,罗曼梅林无差,柱性恋佛钮司爱好者。
雕塑大好,然而转行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Persona5】Into the Heart of the Attic(主明,龙化)

第一章

想了一下中文名叫《阁楼之心》应该挺合适的……

——

【第二章】


几乎是呼吸的瞬间,明智对来栖 晓进行了全方位的判断,危机感让他的直觉上升到顶点,不过他的演技可不是盖的。

“辛苦你了——卢布朗的咖啡和咖喱真是名不虚传!隔着门就闻到香味了。”

接过热气腾腾的食物和饮品,明智小心翼翼地放到旁边桌上,随后趁来栖还未离开的时候好奇地问询起来:“不介意的话请恕我冒昧一问哦。你是在卢布朗兼职的学生吗,看校服莫非是秀尽的学生?”

来栖摇摇头表示无所谓,诚实地开口答到:“嗯,我住在卢布朗,平时会给老板帮忙。”

“来栖君还真是勤快又热心,”拿起咖啡品尝着,明智由衷感叹自己唯一正确的大概就只有点了一杯美味的咖啡,并向看起来完全无所事事的来栖道别,“真希望有机会能和来栖君聊聊,我有预感我们会很投缘。”

“我也这么觉得。”

门外的家伙推推眼镜点头答应,不带停顿地就踏上了通向三楼的阶梯。

明智收起笑容,迅速地锁好门把咖喱和咖啡转移到书桌上,天气虽热,不过刚出锅的美味咖喱,就算烫嘴也会让人胃口大开。

他的思维导图已经延展开来,以来栖为中心,逐一解开谜题。

这时外侧窗户传来轻微的敲打声,他过去打开一条缝,让觅食归来的飞虫胸针回到原位,并再次确认房间的密封性,坐在床上开始自言自语。

“……打听得如何?”

“哦,很完善嘛。”

魔法于现代都市往往都是不可思意的存在,比起疲于隐藏,善于运用的人才是绝对的赢家。这一点从明智 吾郎觉醒了龙的力量起,就了然于心。可惜他是个混血儿,完全没有纯血龙那样纯净庞大的魔力,可就算如此,用魔法来收集情报也是小菜一碟。

而且不止是龙的存在,同时被察觉的还有他的人格面具,从狮童 正义那里得来的资料看,研究认知诃学的家伙多少也触及到龙与人格面具诞生之间的关联。

就算是带有龙的血统,也未必会觉醒人格面具,他们大多还是像普通人类,注定一辈子庸碌无为地活下去。

了解最清楚的是,目前拥有人格面具的家伙无一例外是龙种,尽管没有一个是纯血,可他们或多或少都继承了龙性。

这群小打小闹的家伙还真适合自称为盗。明智喝完咖啡这么想着。而且现在看来,他们所围绕的那个中心点,也在自己涉足案件起,缓缓浮出水面。

就是浮出水面的速度太快,真是用糖果把郁闷的自己砸了个措手不及。

按照明智的猜想,这个月再过不久怪盗团就会发出第二次偷心预告函,而这一次也是自己近距离观察他们的机会,要不是时间紧迫他还真想一口气就把来栖解决了。

不知不觉间已临近傍晚,中间佐仓老板也有来过收走吃完的杯盘,明智意识到在房间里窝了不少时间,虽然不饿,也不该给人留下“知名的侦探王子居然是家里蹲”这般糟糕印象,不如下楼去喝杯咖啡解解乏,当然首要是为探听消息。

等他下楼的时候,来栖正一个人在煮咖啡,面前摆着三只咖啡杯,这会儿见明智下了楼还没开口就给他倒上一杯递过去。

“谢谢,这是什么特别福利吗?”

虽然一口下去完全没有老板亲手煮的那么好喝,却也不至于给出“难以下咽”这种不堪的评价。明智环视着空荡荡的卢布朗,最后发现来栖书包里的小黑猫在盯着自己,喵呜喵呜个不停。

来栖又倒了一杯给他自己,回答的同时目光飘向门外:“客人都离开之后我就会在楼下练习煮咖啡或者做咖喱。”

“那我今天是不是还有口福品尝来栖君试做的咖喱?毕竟老板不在,可别一口拒绝再赶我出去。”明智跟他开了个玩笑,不明所以地顺来栖的目光望出去,发现虽然挂牌已打烊,门外还是进来了新的客人——新岛真。

“可能会比咖啡糟糕,你也要尝尝吗?”

“这样的勇气我多少还是有的,不过要是给你添麻烦了就等下次吧。”

“晚上好啊,晓……明智君?”她对明智的存在十分吃惊,还下意识用眼神向来栖表达自己的震惊,然而出于对明智的警惕,她冷静得也异常迅速,在靠近吧台的座位附近放下书包,来到明智旁边坐下。

“晚上好。”

“晚上好,这不是秀尽的学生会长,新岛同学吗,这么巧也来卢布朗喝咖啡?”

第三只咖啡杯被倒上,来栖放下自己那杯咖啡又转入厨房认真烹煮起咖喱,他刚才不置可否的表现让明智觉得自己的玩笑话还是挺成功的,但现在看来只能认为来栖太实诚了。

新岛捧住咖啡杯,把垂在脸颊旁的发丝别到耳后,明智看到她的脸颊微红,说出了来卢布朗的缘由。

“哦……我是来和晓一起准备考试的,他是转学生,作为学生会长理应给他一些帮助。”

“诶——原来不是约会啊,那我就能安心待在这里了,刚才差点误解,还有些不安呢。”明智顿时笑出声,像是彻底松了口气,开开心心地继续品尝咖啡。

这时来栖端着咖喱推到明智面前,纯粹出于好奇般问起他:“明智君的期中考试呢?你平时总是跑来跑去,还要兼顾学习应该很辛苦。”

“我可不需要担心哦,但还是多谢关心啦,来栖君。嗯……要是有什么难题说不定我也可以加入讨论,是对咖啡和咖喱的回报,当然,我对新岛同学的实力可是非常认可的,”坐在一边吃了两口咖喱,明智又十分认可地称赞起来,“感觉,咖喱比咖啡手法更娴熟,也更美味,快赶上老板的味道了。”

一旁的新岛 真将目光在两个男生之间走了两个来回,最后落到播报新闻的电视机上,没来得及换台,心之怪盗图扎眼的标志和名字就被展示出来。

“现在怪盗团和都市怪谈里的龙还真是大热门呢,”明智听到后做出一副头疼却又感兴趣的样子,“……虽然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过这种责任感继沉重又难以放弃啊。”

“被采访的明智君也是热门来着,”来栖脱下围裙从吧台出来和新岛 真一起转移到沙发,他看起来是由于新闻和明智强烈的存在肝而没什么心思完全投入到学习中,“不知道能不能深入了解明智君的想法?”

“我?我可是把所有想法都公之于众了,这时候就放过我吧,来栖君,”伴随一声苦笑,明智放下勺子,借此机会不由得反问他们,“我一直很想知道,学校里发生过偷心事件的你们是怎么看待怪盗的,虽然和校长,还有新岛同学有过交流,但是来栖君我倒是完全没有‘取证’呢。”

来栖把咖啡放到嘴边,思索了小会儿,一个无比自然的回答脱口而出。

“我觉得,他们是正义。”

评论
热度 ( 30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