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P5,主明。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FGO,伯爵咕哒,罗曼梅林无差,柱性恋佛钮司爱好者。
雕塑大好,然而转行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Persona5】Into the Heart of the Attic(主明,龙化)

第二章

回想了一下,最期待的事之一就是回卢布朗可以见到某人喝完咖啡正在等自己了吧。【请停止你的幻想

——

【第三章】

那家伙……

那家伙还真惹人厌烦,光是用眼睛注视就觉得脑子里炸成了马蜂窝。

暗自咒骂的时候,明智连眼前的那个名字都不想带上,却无法避开无意义的视线交汇,等转过头,握钢笔的手却不自觉攥紧几分。

可时间不长,他需要绝对的耐心。

“这么快就做完了吗!来栖君的理解能力真是太出乎意料了。”手指抹过咖啡杯边缘,四溢的香气平复轻微的焦躁,明智在草稿纸上随意地对最近几起案件进行推演,等到回过神来,傍晚的时间全不见踪影,来栖的复习也接近尾声。

他一直在与他们谈笑,面具精雕细琢如同天然玉石,不见痕迹。然而有关怪盗的话题不知不觉就终止了,出于微妙的警觉,明智流露的那些试探都被来栖和新岛巧妙躲避。

正合他意,比起一口气完全获得的信任,打消嫌隙后的情谊反而不会受到太多怀疑。

打烊后的卢布朗一楼没有继续开空调,不过热浪尚未彻底侵袭,明智扯扯领带解开衬衣最上的纽扣,向新岛 真摆手道别。

他们分别把饮尽的杯子交给来栖,来栖则在收好课本后把新岛送到到门口,再彻底关店。

“我还是第一次那么热闹地度过晚上呢……”明智翘起二郎腿背靠吧台,没有要立刻上楼的意向,而是在来栖途经时突然对他发出邀请,“对了,来栖君,明天一起坐电车去学校吧。”

“嗯?”来栖看看眼前向日葵似的追着自己转的明智,收拾的同时疑惑地歪过脑袋。

“和你聊天实在是太愉快了,当然,是因为来栖你很有趣,让我在案子上也得到了不小的启发,说不定马上就会有新的进展了,”精明的侦探拉拉手套,从椅子上下来,朝来栖 晓伸出手,“如果我们成为挚友的话,我可是会高兴到睡不着觉的。”

“……我也是。”

来栖点点头,干脆地握住了明智交给他的羁绊。

因为镇定得太过分,要不是早就确定目标,明智觉得自己也会轻易被来栖动摇。

忽然间,他错觉一般感到低温密集地攀布指尖,结冰似的凉意隔着手套一路传达到胳膊,接下来的却是握紧后结结实实的温暖。

来栖 晓根本是在毫无克制地示威!之前的评价他要全部收回,这家伙不过是怪盗团这群乌合之众的首领,没有任何头脑和胸度。明智笑着,却在心里咬牙切齿。那一定是作为龙的高傲,哪怕这是头乡下来的龙,也依旧留存了可笑的自大心理。

“喵——咪呜——”

那只总是躲在书包里的乌云盖雪忽然窜到吧台上,冲来栖不断喊叫,像是在催促他赶紧去睡觉。

这之后明智悻悻地收回手,并摘去手套塞进口袋,告别来栖回屋去。

他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反复琢磨之前来栖残留在手掌的魔力。窗外的建筑映出起伏的形状,一半到地面,一半盖在明智胸口。

这是种和他不同的力量,当然纯粹性和强度自不必说,可是从傍晚到晚上那段时间怎么都有些不太对劲,除了冰还有很多杂乱的东西,每一种都独立存在,却没有互相扰乱。

这时放在桌上那枚带条纹的飞虫胸针扇动翅膀缓缓升起,还在房间上方飞了几圈,明智眯起眼睛盯视它,决定打开窗户放它出去透气。

他想过楼上会是来栖所住的阁楼,手里捏着洛基的翅膀之时,顺势朝上看去。

“……晚上好,明智君。”

谁知道来栖也正在漫无目的地张望,此时刚巧低下头来,还向他打招呼。明智下意识把洛基往屋里拽,然后堆起笑容趴在窗口摆摆手。

“嗯,晚上好,你还不睡吗?”

“要去睡了。”楼上的家伙推推眼睛,能看出来他还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晚安咯。”

“晚安。”

洛基停到他肩头,再次扑棱翅膀时愣是没敢往外飞。

“回去待着,明早他上学的时候再去。”

美少年秀气的眉头皱成一团,将窗户重新合拢后,用窗帘把自己与外界相隔。

-

“莲,你的新能力控制得太糟糕了,会被明智那家伙发现的。”

“我会多练练,这次真的是不小心……”

“不过也变得灵巧熟练了呢,继续加油吧。”

“嗯。”

-

早上的时候是来栖来叫明智起床的,因为昨晚确实答应明智一块儿坐地铁上学。

早上用餐的人从一个变成两个,挤地铁也是两个人,直到在某站的下车告别,明智还是那个受人瞩目的名侦探,来栖依旧是默默无闻,不,带着前科的社会底层渣滓。

“那不是明智 吾郎吗?”

“天啊,我居然有机会在大街上遇到我的梦中情探!”

“上去要个合影吧——不过他今天没戴那个胸针好可惜啊!”

明智伫立在逐渐将他淹没的人群里,应付着无关紧要的群体。来栖换车之后头也没回地在车厢里找到空位坐下,拿出书本认真翻看的模样像是立刻就把明智抛到了脑后。

“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关注,不过我要是赶不上课,今晚的节目也可能因为补习而迟到哦,所以大家千万不要让我错过了,不然我会因为太受欢迎感到愧疚的。”

灵巧地避开想合影的粉丝,明智跳上自己该去的车厢,向着门外的人们微笑摆手。

车窗外的光影慢慢变化作惑时朦胧的金红色光晕,明智 吾郎看看手机,忙碌过后又到了一天的逢魔之刻。

他进入印象空间从没有固定的时间,只要有要求就会来到地铁站里层层向下。大众对于明智 吾郎的评价高到能让他在此处肆意行走,游走迷宫的小喽啰也没有哪个是他的对手。

不过今天要来这里做什么呢……

他坐在节制剥夺之路的休息室里,不知道是不是一口气跑了十几层,他开始错觉夏天沉闷的感觉渗入了印象空间,擦擦头盔底下的汗珠,听到口袋里一阵铃响。

应用标识自己跳出一条新消息。

“周一的目标已确认死亡。”

“嘁。”

滑动屏幕将消息已读,Loki的盔甲褪去,关闭的显示屏上映照出他只生在右侧的龙角,显眼的条纹黑白交错,像专门为谎言之神准备的嘲笑王冠。

而他,迟早会为属于自己的完整王冠将理想付诸于现实。

头顶响起一整脚步声,另一个面具伴着火焰显像而生,他朝后退去,在Joker抵达之前完成了华丽转变,以惹人瞩目姿态站在他面前。

“傍晚好,Joker。”

这家伙偶尔才会独自前来印象空间,想要遇到完全靠碰运气。眼下明智越确信他是来栖 晓,越不能和他拉开距离,明明一眼就能看出来是谁,但是装作不认识才好。

“晚上好,乌鸦。”

“你要一个人往前走吗?”

“只是过来探探路。”Joker在他对面坐下,不加掩饰的本音在明智听来分分钟就跟咖啡店里穿围裙的眼镜小子重合一体。

“……”

“……”

“我该回去吃晚饭了,今天实在不早了。”

“我也是,一起走吧。”

明智站起来正要往外走,Joker回应一声也站起来跟在他身后,俨然一副要和他一起去吃饭的语气。

“Joker要是想偷偷跟着然后确认我是谁的话,大可不必这么做,到时候你就会知道的。”

“我知道,”Joker习惯似的抓抓一头卷发,在原地踌躇小会儿,还是放弃迈出下一步,“我再往下走走。”

“嗯,那么我就此退场,有缘下回见啦。Joker,你可千万别死在这儿。”明智夸张地转了一圈,将右手五指并拢放在胸口,又展开左臂,面对Joker笑嘻嘻地后跳上楼梯。

-

“你回来啦,来栖君。”等到明智喝完一整杯白咖啡,来栖才满脸疲惫地回到卢布朗。

据佐仓老板说,来栖 晓放学一回来就又健身去了,现在背包里没带猫而是塞着零食和衣物,应该只有零食和秘宝。

“我回来了。”来栖扶着吧台坐下,接过了老板的咖啡,新鲜咖啡的热气呼在他的镜片上,看起来特别可笑。

侦探一如既往穿着短袖,他是洗过澡再下楼的,因此没有打领带。他一眼打量完来栖就不再把缜密的分析放在脸上,而是品着咖啡的余韵,又向来栖打开话匣子。

“有个除了老板之外的人跟你说这话会不会觉得很惊喜?”

“……还好。”

“这种反应太失礼了,我可是特意等来栖君回来的,去阁楼拜访的时候还被你的小猫咪告知不能随意进入才发现你还没回来。”

随着半开玩笑的抱怨说出口,来栖无辜地眨眨眼睛,光是那样的眼神就能感觉到他在表达一种叫“真拿你没办法”的想法。

“明智君双休日有空的话可以来阁楼坐坐。”

“真的能满足我的好奇心吗?来栖君你还真是善解人意。”

谁会愿意去那种阴暗潮湿的地方呢?但是这也是必要的一部分吧,稍微忍受一下,以后加倍夺回来就可以了。

勾划掉这一项,下一步也可以顺利进行了。

评论
热度 ( 23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