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YGO,游了无差,十all,蟹all,游马all。
弹丸,神日狛,最王。
P5,主明。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FGO,伯爵咕哒,罗曼梅林无差,柱性恋佛钮司爱好者。
雕塑大好,然而转行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咕哒佛钮司无差】关于所罗门王的魔神柱饲养手则

【时间神殿周边组出品】
【佛钮司篇·一】
*此处咕哒男女皆可,是平行世界的魔术师。

“今天为诸位介绍的是与咕哒在故事之外的世界线里颇有缘份的魔神柱大人,七十二魔神柱位列三十的海怪佛钮司。”

————
如果按照魔女的笔记所说来进行操作的话,或许能从魔神柱的碎片中提取出培育幼体的哪一部分素材,之后就只要稳定魔力供给和正常培养。

不过要是被魔术协会知道的话多半是会丧命,也不能带去外面,尽管单独留在家里会更危险……

啊,不过还是先培育出来比较现实,咕哒,向着一定会成功的第十六次试验前行吧。

“我是藤丸立香,今天进行的是第十六次试验,在私人公寓的实验室中。现在我在准备最后一个步骤,一切都呈现了无比的顺利之势,已经能够继续下去,到了能完全重现魔神柱的时刻。”

哪怕是祭位魔术师要完成这个任务也实在危险至极。

“再说明天我就是祭位魔术师了,加油加油……”

咕哒小心翼翼地加入最后一点碎片,随后迅速施展魔术进行密封。

宝石碎屑慢慢消失,汇聚到以碎片为中心的小块区域,直到变成核心。

记录下这些的咕哒松了口气,这代表此次研究走上了正确和完结的道路,而下一个研究便是等待和养成。

一个二十三岁的魔术师,单身二十三年的魔术师,别说猫猫狗狗任何宠物都没养过的咕哒!

今天起,就要培养魔神柱了。

多么激动人心心潮澎湃足以写入魔术史虽然咕哒完全无所谓的历史性一刻!

“咕……”

来了——

魔神柱佛钮司的柱体在封闭空间中逐渐成型,灌输的魔力也在咕哒精确控制之下缓慢平稳增长。但不能在一开始就给予过多补充,限制运转确保自己的生命安全比较重要。

对了,既然是幼体的话,要准备活动衣物吗?除了魔力还需要其他食物摄入么?应该像照顾婴幼儿一样做辅食吗?魔神柱具体吃什么……忘记查资料了!

“是你召唤吾前来的吗?……卑微的,魔术师。”

在咕哒忙着翻找相关资料的同时,一只半个巴掌大的紫色圆锥体出现在咕哒肩头,努力用柔软的顶端戳了戳咕哒的脸颊。

这个魔神柱……从密封之块里出来了……

咕哒浑身一哆嗦,赶紧抬手把柔软的佛钮司从肩头取下来。尽管魔神柱的动作十分没有威慑力,却还是给这个明天就要祭位的年轻魔术师带来了极大的心理伤害。现在的问题在于,咕哒无法与魔神柱佛钮司进行应有的有效沟通,而仅仅是沉默着托起来与某一只眼睛对视。

“回答吾,召唤者……”

无比成熟的语气与幼小身材形成强烈反差,简直就像是一个奶声奶气的三岁小娃娃郑重其事地要和你讨论魔术起源。

尽管事实和这差不了多少。

咕哒的指腹划过佛钮司的外部,发现外层并非纯粹的柔软,如果说这形态是魔神柱的删减版,但成分绝无其他,也许自我保护的时候柔软程度也会有所改变。

所以事实上自己不是试验成功而是召唤成功吗?

那笔记可以收拾收拾烧掉了。

万念俱灰的咕哒放下佛钮司,但仍然怔怔地瞅着等待回应的魔神柱。那悲惨到生无可恋的眼神让佛钮司有点些难以理解,便自顾自地开始在桌上缓慢蠕动,以好好参观咕哒研究室。

“召唤者你叫做藤丸立香么,作为魔术师的资质算是勉强,能够召唤吾等魔神柱实属不易,尚值得褒奖。”

“诶——”咕哒忽然抬起头来,伸长胳膊到桌子边缘重新把即将在自说自话中滑下去的魔神柱双手托起,“你是小孩子吗,要是摔坏了我该怎么办……”

“没错,吾此时的躯体正等同于人类婴幼儿,而意识大约是青少年,但不代表吾会对此倏忽,无意义的担心就此放下吧。”

对,这是魔神柱……认知过于单薄的自己在他眼前才是初生的幼儿。

“那就好……我作为培育者……不,召唤者,魔神柱佛钮司,你也必然能理解我对你所拥有的权能的需求与对知识的渴望。”说完,新的笔记本被翻开,咕哒写下了新的记录,并腾出一只手拿来皮尺,谨慎地测量了佛钮司的身高和周长,认真摆弄一会儿后又捧起来放在天平上称量。

“那就做好觉悟,召唤者藤丸立香,不论你是想要得到吾之助力还是真正的认可,都应当全力以赴展示自己与之对等的才华。”佛钮司在天平上伸展了一下,显示数值立刻发生变化,他似乎感觉到几分乐趣,一边趴在天平边缘注视数值浮动,一边继续跳跃。

“等一等,我还没记录好……”

数字精确到小数点后四位的天平成了魔神柱幼体的跷跷板,咕哒每看一次平稳下落就仿佛心里被狠狠地扎了一针。

“召唤者,你确实是害怕这个玩具被吾用坏。”小小的红眼睛转向咕哒,咕哒连忙在佛钮司的动态安定下来后把他重新捧起,迅速地远离实验室来到卧室里。

“魔神柱大人求放过——我以后不这么做了,天平太贵,把我卖了也买不起第二个了。”

“的确,如果你被卖了,吾也要跟着一起,并不合算。”

“啊?”

咕哒忽然开始想,这个本体是鳐的魔神柱,能不能干脆点炖成粥当晚餐算了。

咕哒郁闷又困扰地在懒人沙发里缩成一团,忍耐着想压扁佛钮司变成魔神饼的冲动。

“经由吾的推断,你的计划应当是不给吾提供充足魔力吾就不会恢复得过快,自然也不会威胁到你,但仍能发挥权能惠及你。尽管如此,推论是不能建立在吾是被召唤者的基础上的,细加思考必是有诸多矛盾。”

“啊……这一点……我是,的确,想要利用权能来改善自己的境况,但是,魔道学的研究也占了大半吧。”

紫色魔神柱的底端在咕哒的指缝间波浪般蠕动,悠闲又矜持,无比温和地重新攀上咕哒肩头。

“……吾并非会对食人感到乐趣的魔神,不必过于恐慌,只要此后的时间里,带着吾在这个世代观看游览一番即可。”

带魔神柱出门旅游?不不不……不太行…从时钟塔出来之后自己已经连着当了四年家里蹲,虽然比不上雷夫教授那个程度,不过好像在外也“小有名气”了,这时候突然开始到处旅行。

会死的。

其次的话,大概就是穷了吧。

作为一个第一代的魔术师,他根本没有多的资产用来做研究之外的事,社交也好,爱好也好,能自己动手种菜就绝不去超市,压力过大的时候只要有虚拟偶像的安慰就足够。

“在这个时代……可能会不太方便。”所以他只能这么说。

“理解,电视电脑也可。”

佛钮司动动身体上端观测了整个房间后得出这个更加满意的结论,然后像刚开始一般,伸出顶端触了触咕哒的脸颊。

“但是现在,召唤者,选择吧,在吾感到饥饿之时,是要向吾提供魔力,还是食物?”

评论
热度 ( 65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