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YGO,游了无差,十all,蟹all,游马all。
弹丸,神日狛,最王。
P5,主明。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FGO,伯爵咕哒,罗曼梅林无差,柱性恋佛钮司爱好者。
雕塑大好,然而转行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预定恐慌(主明,怪谈Pa)

突发短篇。只有各种插曲片段。隐藏设定有,食用请谨慎。

我已经等开播到神志不清了,所以有Bug的话明天醒来整改!



简单的东西是得不到的。


“早安。”

今天的阳光比昨天弱势,所以明智能毫无阻碍地出门。

这一个时间点,来栖 晓早就去学校了,他也要录制节目。昨天电话到学校那边请完假以后,他就一直待在公寓里喂养宠物并与来栖晓闲聊。

不能随意狩猎的早晨安静到发白,时间比平时都要慢许多。没有案件的侦探就和被冲上沙滩等待晒干的海星一样,望着时钟反复发呆。

最终明智起来披了件衬衣上身,走到书桌前给自己倒上一杯凉水,拿起一个小药瓶晃了晃。

还剩一粒?

不是一天一次每次两粒吗?刚好剩下一粒完全是在捉弄人啊。

他把抑制药和消化剂摆到面前,一种塞进嘴里,一种掺入水中干脆地一饮而尽。

好难喝……

从夏初直到七月结束还是没能吃惯这种古怪的药物,但既然做出了选择,坚持下去就变成无二的出路。好端端的“举世瞩目王子殿下”居然被被来栖 晓这种家伙逼到绝境真的是糟糕透顶世纪最烂。

离节目录制开始还有半个上午,出门去散散步或者自己向案件找上门也是不错的计划。不过没有早餐的一天不算开始,先得到补充再延续日常更好呢。

“所以出门吧,真是没办法。”

宠物听到这话,争先恐后地钻入明智的影子里,想要被带出门去,拥挤且吵扰不停,显得作为主人的侦探毫无威严。但无碍,它们只是低贱的扈从,没有到让人十分珍惜的程度,也不需要作为宠物和道具的自觉,说到底,拿出来用的时候不掉链子就不会惹出丁点麻烦,因此存在感再糟糕他也无所谓。

才怪了。

明智抓起一只脑袋仍露在外面的蝙蝠,丢到阳台偶然出现的天光下,一边打领带一边听那种东西尖叫着化作小团黑屋被风吹散,不消十秒脚边的投影也识趣地回归寂静。

他穿过走廊时冲镜子里的自己露出微笑,又瞥了一眼挂钟,现在过去正赶上秀尽下课。

另一边,在老师被支出去的课堂里,来栖揉揉摩尔加纳的毛,把桌上的《七公物语》又翻过去一页。猫咪在特地为他腾出来的课桌里舒适地翻了个身,眯着眼睛对来栖日益进步的撸猫技术称赞有加。

“咣。”此时来栖旁边的窗户轻微地响了一声,精确地引走了他一个的注意力。

来栖会心一笑,低下头耐心地读着最后几页。

不过是在什么地方呢,洗手间还是仓库?要是个没什么人又安静的地方吧。

那顶楼阳台真是不错的去处。

打定主意的时候,下课铃也更着响起,来栖将摩尔加纳留在教室里,匆忙地赶往顶楼。

遗憾的是整个顶楼没有明智吾郎的气息,四周墙下的阴影里也没有他,来栖 晓猜错了。但有意而为的捉弄没能打乱他的阵脚,他牢牢地抓住短暂的间隙又冲进楼下的洗手间里。

这个夸张的举动成功把原本在里面的学生都吓了出去,也正好,可以放心大胆地逐一排查过去——

“不要轻举妄动,Joker,作为午餐请让我好好享用。”

课间恶作剧的始作俑者把冰凉的手由背后扼到来栖的喉咙上,隔着衣领也能明显感觉到没戴手套时尖锐指甲的威胁。

“但听Crow杀气十足的声音,不知道还真以为是要杀我,”来栖笑着调侃了,松松领口拉到能让明智下口的程度,“请用。”

明智遂松开他,心情愉快地戴好手套,转过来栖的身子把他推进某个隔间面对面。那副破眼镜总借反光挡住来栖 晓的表情,现在倒能看清了。

……结果是认真又纯粹的喜悦。

“你杀我和我杀你是一个程度的难事啊,晓。在誓约的束缚下,我可不会轻举妄动。”他闷闷地把脑袋送进来栖的颈窝里,舔舔牙齿一口扎在颈部总动脉上。

后面抬起一只手掌盖住明智的头发来回轻抚,能察觉到过度疼痛和失血引起的颤抖。疼痛是绝对的,毕竟在药物抑制下,吸血鬼唾液的镇静效果也和催情成分一起被暂时抹除,而这样的行为还维持了数个月,每隔两天就会行进一次。

要是普通人或者魔物不出一周就连体液都会完全被吸干。

暂且不谈这种入口质感完全高于人类个其他物种的奇怪血液,每次不论明智从来栖身上汲饮走多少血,他在结束后仍能维持精神绝佳的外表,敏锐如明智也捕捉不到丝毫疲态。

隐忍的咬牙声再次传入耳中,不过来栖的反应比平时要平静些许,呼吸也轻松不少。舌尖下意识扫过咬在口中的皮肤,但对方没做出多余的举动,明智便开始确信不是错觉,是今天哪里出了一点问题。

不过取走的血液已经填饱肚子,这个问题暂时不去解决也没关系。

张嘴离开来栖的身体,他拿出手帕擦擦嘴角,又递给来栖,示意他把脖子上的血孔也擦拭干净。

“我还是不明白,晓你到底是什么种族呢?”

“当然是天使。”来栖推推眼镜,扣上扣子笃定地答到。

“……不,绝对不是哦。”

吸血鬼侦探闭上一只眼睛笑盈盈地打量眼前的“天使”,捏住下巴飞快思索着。

要说的话,这个问题困扰人太久了,有时候会想刻意忽略,又会在不经意被拎起来苦恼一番。

“暂且这么定义吧……对了,药。”

“嗯?”

“差不多吃完了吧。”来栖腆着笑脸把武见的新药放到明智的口袋里,药片坠落时发出了好听的沙沙之响。

“……谢谢你,晓。”

是药。

“不客气,毕竟是我帮你配回来的,到今天刚好还剩一粒,所以。”

“你未必也太在意——”

“在意明智你的话,没有问题。”

来栖 晓露出陶醉的神情摸摸自愈如初的脖子,在闭上眼深呼吸时却要循新鲜血液的气息,主动向明智靠拢。

“停——该去上课了。”

明智 吾郎及时竖起手指阻挡在两人即将触碰到的唇间,计划得逞一般愉快地笑着,并伸手帮来栖先打开隔间的门。

上课的铃声响起,来栖瞪起眼睛穿门而出,跑出去的瞬间又强转过身子勾住明智的手指,倾斜身子往他的唇上落下一个吻。后者还留在里面,想通过反复擦拭嘴唇,抹掉根本不存在的痕迹,直到脸颊都通红了,才钝钝地将整张脸都捂起。

“去死吧,混蛋……”



“你情况可比之前所分析的要更加特殊,不过乐观一些吧,晓,这是我作为医者唯一能给你的承诺,”武见 妙收起确认完毕的诊断报告,把自己研制的新药送到来栖手上,“毕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白老鼠,我不会那么轻易让意外发生。”

“这一次的药有注意事项吗?”

来栖抓抓头发拿着两瓶药阅读起瓶身上的手写说明书。

“当然,不要经常吃辛辣和刺激性食物,会破坏药效。我对成分做了毒素净化和增强自愈的改动,功能偏向保证健康就足够了。”

“那么抑制药V5-6是明智的,另一瓶A00是我的咯。”

“没错,所以接下来就到试药时间了,我看看今天应该是这三种……”



阳光在明智额头稍作滞留,又藏入云后。他厌恶地回到顶楼的屋檐下,暗暗诅咒九月的晴天。

他从口袋里取出新药,把药物说明读了一遍。

“不宜与辛辣同食……我也不怎么吃那些东西啊,倒是他经常吃自制的怪味咖喱吧……还有咖啡忌口?先前没有发现还有这一条啊,突然加上的吗?”

这时来栖正从门缝里往外钻,手里举着一个炒面面包。

“中午好,明智,除了午餐还要吃点别的吗?”

“我提前吃过餐后水果,请午餐自觉地过来。”

他用皮鞋尖敲敲地面,不满地揪住来栖的衣领招呼他献上脖子。

“明智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习惯了?”

“习惯什么,这是互相补助的条约吧!我可是非常努力连有罪之人的血都不去触碰了,再多一点自觉啊你……”

“学习和探索宫殿和明智 吾郎的好评不容易兼得。”

来栖歪着脑袋费劲地拉拉领,换成高领校服总会引来最麻烦的问题。

“是你的话,我姑且相信能轻而易举做到这些。”

“难,只差你的好评了。”

“这要看表现,勉强中评吧。啊——呜!”

“嘶——”

变着法咬疼人也是用餐者的特别趣味之一了,锋利又凶狠,比他手下的眷属都要残忍。

诶……不小心有些描述过头。来栖只得把明智牢牢的锁在怀中,挂起一副说不出是疼痛还是满足的古怪表情,嘴角使劲想要弯出微笑的弧度,而明智此刻看不到就意味着不会被轻易推测到。

来栖手里那个期待很久的炒面面包被捏变形了。


这个人的血是甘美醇厚的毒物。

连来栖晓他自己都没能意识到。

时间轴的转动像是彻底地乱了套,来来回回拨动之后,喀喇喀喇的刺耳噪音连着眼前的风景都变模糊,有时是昨日,有时是来栖 晓。

分明的黑暗中,蝙蝠群毫无挣扎,一只接一只落在地上,融化,驱尽,如同此刻明智 吾郎口中溢出的污血,落在他的脚边,也打散了光鲜亮丽的人形。

也许那不是谎言,但胸口翻涌的恶意确认着——是敌人。

因此这是反神性的毒药吗?

他被痛快地剥出一个孤独、充满憎恨的灵魂,涌出满是嘲弄和谎言的咒骂声,失常从背后拥抱他,恶神的低语则引导出崩溃的呐喊。

不,他不确信,他们不一样……

他怎么可能是“天使”!

光线交错的黑暗里,他们站在对岸彼此注视着。

盔甲泥块似的攀上躯体,又从某一处开始纷纷崩塌,这么反复纠缠他惊叫着“直到永远”。

分明的悲痛与震怒令他的双眸越趋向红宝石的光泽,乌鸦以嘶鸣和扑打替代蝙蝠守卫四周,纷飞的羽毛负责遮挡视线。

然而不知天高地厚的来栖 晓还是选择走过来,拨开重重幕帘般的黑鸟,不选择沉溺黑暗,也没有带来光明。镜片后面投来单纯耿直的紧张,随后还被乌鸦的利爪勾走眼镜,狼狈凌乱地继续走过来。

“明智。就算到了这个程度,也还能重新来过。”

太刺耳了,太可笑了,太不可思议了……他在说梦话吗?还是说这的确是在哪个天真的梦境里。

双手不由自主越过来栖伸来的手掌,试图紧紧掐住他的喉咙,去杀掉他。

可惜他根本使不上丁点力气,光是愤怒就燃烧了大半的力量,反而被来栖又一次抱在怀里不得挣脱。

“晓,你到底是什么?拼命豢养一只要杀了你的吸血鬼对你来说还有别的意义吗?!”

“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怪物,但这就是来栖 晓,不论用‘天使’还是其他‘怪物’都无法一概而论的我……也是想要把你带回去的来栖 晓。答应我,跟我一起重新建造能回去的‘归处’吧,不需要是天堂或地狱,你我在一起就好。”

如果可以的话他为什么不去选择呢……

眼角的血色泪水倒流,他不能因为这样的心情就痛哭出声,毕竟仅仅放弃杀心去牵住这个人就已经彻底脱力。没有得到答案是失落,得到答案后却回归到彻底的平静。看起来明明是个好欺负的笨蛋,可偏偏这种时候过于狡猾。

到底是什么重要吗?觉得累就应该去休息吧。

“我想回去,晓。”

那一刻站在明智背后的恶神没有妥协也没有抗争地离去了,随他们如何思考。

就算完全不同也要去获得理解,来栖晓这家伙实在太过宽容。

再后来乌鸦群也逐渐消失,其余眷属更是在黑暗里完全死寂,好不容易明智能伏在来栖怀里安静睡去,因此要回现实世界能依靠的就剩他自己。

唉,现实还是挺残酷的呢。


“早安,明智。新鲜早餐要不要来一份,顺便给个好评?”

“哈啊——差评。”

评论
热度 ( 65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