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P5,主明。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FGO,伯爵咕哒,罗曼梅林无差,柱性恋佛钮司爱好者。
雕塑大好,然而转行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Persona5】Into the Heart of the Attic(主明,龙化)

【第三章】

本章末明智觉醒致敬《Loki:Agent of Asgard》,Loki唠唠叨叨的戏份大量,就请当作睡前故事吧。

——

回到短暂的休憩时间后,来栖在床上侧了个身,他察觉到胳膊被自己压抑的鳞片划出新伤口。绝强的生命力使血肉瞬息复原,连疼痛都来不及仔细体会,这之后他变得无法轻易入眠,但碍于同居的猫咪无法随意翻身辗转。

这是不算寂静又没有过分繁华的夜晚,他眨眼思考着,瞳孔深处逐渐泛出华丽的金色,与月色混合后的灼灼光芒吵醒了睡得正香的摩尔加纳,它下意识竖起尾巴又由于困倦立刻耷拉下来,迷迷糊糊地问来栖。

“喵……莲……你又想出去了吗?”

回答它的是来栖的怀抱,摩尔加纳被来栖放到枕头上,然而猫的倦意反被这个举动清扫一空,甚至警惕地抬起脑袋来,等换衣服的来栖给一个真正的解释。

便服上身后,来栖的手指在空中虚画,随之溢出的魔力晕开一圈红色印记,让他从完全的人类形态逐渐回到半龙化,封印削弱后作为龙的气势也不可遏制地充斥着整个房间。

“嗯,以前在老家,只要不是冬天都会好几天不睡觉。”

摩尔加纳被龙的威势彻底惊醒,炸毛后一跃而起咬住来栖的龙角想让他自觉些回到人形。

“不行,莲!吾辈第一个不同意——既然想好好作为人类活下去,努力适应不就好了,明明也已经过去两个多月,还改不过来吗……等等,是因为楼下住着的那家伙?”

“……嗯。”

猫果然是敏锐的,尽管情绪上努力装作毫无起伏,但是仍被他一举识破,来栖呆站着默认后把摩尔加纳从头上取下,抓抓头发像是又开始自顾自琢磨起无关紧要的事情。

摩尔加纳无力地拍拍他的胳膊,视线在那对弯弯曲曲与卷发没多大区别的龙角上幽怨地飘荡。来栖见它还是这么坚持,似乎有了悔悟之意,撩撩头发努力将角隐藏在头发里——尽管这无济于事。

“长久保持人形会导致魔力过度缺乏,那样的话白天的活动也会受到影响,偶尔一两次让我多存储一点魔力,毕竟魔力补充途径也只有自然恢复。”

“吾辈也不是不理解啦,”猫咪抬起脚爪挠挠下巴,眯着眼睛唠叨起来,“……因为血统纯粹想要隐藏在人类之中反而更加困难,也不好掌控力量,唔,不对,这又怎么跟明智有关系了,难道你留意到了其他东西?”

“我……有点难以说明,搞不好他和我也很相似,所以才会在意到睡不着。”

“但是,莲,怪盗团的大家也都很相似嘛,是因为危机感还是其他原因都情有可原,对付他只要比平时稍微谨慎一些就行,太放在心上反而更容易露出马脚。”

瞧瞧窗外正好的夜景,摩尔加纳想起之前几回自己单独遇见明智的情景,又不由得心虚一番,绕着来栖来回走。

可这似乎唤醒了来栖的不得了决心,他干脆地重新封印龙角,拿起扫把清扫起来。

“既然明天是周六,我先打扫一下卫生。”

“快停下——莲,明天再打扫也可以!今天先睡觉不行吗!我要睡觉啊——”

-

来栖 晓!你是脑子有问题吗?!

明智 吾郎不是被楼上打扫声吵醒的,事实上那点动静普通人类压根听不到,而他虽听力绝佳却也能完全屏蔽掉。可恨的本是更早些时候,来栖 晓解开封印后短暂的瞬间,明智硬生生被威压从梦中拉扯出来。

他才刚睡下多久?

作为非纯血龙族自己才没有楼上那家伙优质过分的魔力纯度和精神力,从这个角度出发,他是在醒来的瞬间就感到了双重的疲惫和本能的恐惧。

冷汗顺额角划过脸颊,纤长有力的手指牢牢抓住床单倾泻愤怒与不甘。

为什么正是来栖的命运?他配吗?

窗户上景象分明地映出眉头紧锁的少年姿态,月光模糊得绘制不出他的影子,只在身后摇摇晃晃显现了龙形。

在这深夜与清晨摇摆不定的时间段里,他在房间中徘徊,或是催促自己的睡眠。但比想象中要困难多了,在一日数次的惊吓过后,他发现自己盯着时钟指针走过一圈又一圈,也没能拾回困意。

一定要遏制住现在就想杀掉他的冲动。

作为使魔的Loki按捺不住缓缓降落到他的耳边,在月光下回闪呼吸似的白光。明智 吾郎蜷缩起来抱住枕头,由着月亮之王细碎催眠的言语水银一般灌满耳朵,消除酸痛的梦幻知觉逐渐侵袭双眼。

其结果便是昏沉痛苦地一口气睡过十一点,起床到下楼总是呵欠连连。

幸好白天的来栖晓没有昨晚那么闹,而是安定平稳地在楼下帮忙。

“早安,明智君。”

“你还真会说笑啊,来栖君,现在都快十二点了。其实昨晚听到楼上有些吵,所以完全,没能睡好呢。”

另一边的摩尔加纳立刻开始大声抗议,却被来栖戳戳脑袋还用面包堵上嘴,尽管立刻就被摩尔加纳赏了一爪子。

那是虐待宠物吧,一定是吧。明智眯着眼睛一边看菜单一边想到。

“……不好意思,是我的猫昨天半夜拉肚子了。早餐我请客,来盘咖喱吧。”

“哦,超幸运嘛,那我不客气啦。这种心情我理解,不过可一定要记得带它去看兽医。”

“谢谢关心,我刚去过社区医生那里,明天一定会一片寂静的。”

此时热腾腾的咖啡来到面前,明智发现香气比起前两天要浓郁纯正得多,说不定还有治愈人心的效果。

姑且称作魔法吧,真是让人苦恼的技巧啊。

嗯,变好喝了。

-

【未来是一片黑暗吗?

妈妈作为半龙早早地离开了,但那个人渣败类还在欺骗人们,虚伪地活着。】

-

十三岁的明智 吾郎站在镜子面前注视自己萌芽的幼角,黑白相间的王冠虚戴头顶,左边完好无损,却有个完整的切口在中线,因此右边仍是纯粹的人类模样。

毕竟生来就是残缺的,又怎么能从容地存活下去。

可更无法容忍的是人类的傲慢,残忍,幼稚,谎言。

如果能向他们复仇的话,诅咒会一口吞掉整个世界,抹杀反抗的人类,再把他们一个个推向自己体会过的地狱。

他想要复仇,他想要颠覆命运啊。

-

就算无比弱小孤独地憎恨着,内心也终于醒来了吗?

真是让我期待太久了,所以暂且容忍我的废话吧,小子啊!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技巧,生存,社交,战斗……哎呀,什么都有,森罗万象。

技巧又是为了什么?

死或,生。

想得轻松一些,璀璨耀眼巧取豪夺的人生非常美好,受到压榨存活底层的命运也会存在。

紧抓着迟早会改变的目的,死咬住腐烂至外部的躯壳,都是技巧。

要我说,人类正是如此才会复杂又纯粹。

他们不断学习运用技巧,活下去,死掉,又活下去。看起来是每一个都非常有趣的个体,有趣但让人想掌控,戏弄,甚至毁掉。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这就是神,总充满好奇地俯瞰人类又恶意绵绵地要榨取他们身上的故【Wei】事【Lai】。

说到这里,我们也来讲个故事吧,探讨探讨先有的人类还是神明。

没有耐心吗?刚好我也没有,那就叫一文不值的原则滚远些,去自作主张。

我不抵触叙事诗,但要仅仅为了倾吐,为了隐瞒,为了欺骗,外表的高贵怎么可能遮挡灵魂深处的罪恶。

它们也都是比人更像是人类的伪物,却绵延不绝地篡改着历史。

不要承认更远大的理想没有兴趣触及,坏事都从头开始击垮现实。说到底,人是要说谎才能活下去的动物,因此我们能凭依,能操纵,能凌驾。

即便遭受怀疑和唾弃,这些随时会实现的思路都在脑袋里活跃着。实在是遗憾啊世界,我们生来就会那样的技能,也几乎不需要后天摸索就能运用自如。就算互相利用需用心体会机关算尽,最后气急败坏地坚持唆使一切走向崩塌也无所谓。

真正的乐趣建立在扭曲之上,有狂乱也有美好,也正是邪恶的魅力。

那么能够迎接自己了吗?你的行动将会成为最相悖的伪装。

契约吧!

吾即是汝,汝即是吾。

这是抛却了战栗不停的流浪过往,嘲笑着击败跳梁小丑和正人君子,最终为华丽绚烂的人生舞台所展开复仇的宿命——

而我便是蛊惑你的回声,唯一永恒忠诚的灵魂。

来,敬仰这世间最伟大的恶戏之神吧,尽管高傲地呼喊吾名,【Loki】!

评论
热度 ( 30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