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Abyss(AC:Shaytham无差,VG:VoxSam

节日快乐。

背景参考涉及血源,吸血鬼,VG和AC本身等等,假装高大上其实只是披着恐怖外壳的傻X喜剧【
两对CP错开写,基本一章SHS一章VS【就你事多
设定依次为:腐化骑士Shay,污血的血族主Haytham,改造奇袭者Vox,猎人黑法师Samuel

经过惭时提醒改了个十分有病的小细节23333

——
【一】

无人渴望你的献吻,无人渴望你的腐血。
无人缝补你的伤口,无人拯救你的噩梦。
即使是这亡灵演奏交响乐盛大的晚宴也绝无欢愉的片刻予你,
而你,我在吟诵的恶意中召唤你,
你跌落深渊即可,我正张开双臂迎接。


“Shay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十一月的某个午后,二十世纪,Sir。”
“能腾出手来帮我推一下棺材吗?Connor的封印太紧了。”
“没问题,等我把胳膊装回去。”

暴雪倚近寒风呼啸的破碎城堡,职为猎人的黑暗法师逆风前行,山脚丛生的铁荆棘似乎要爬上他的身体,再一晃眼,才知觉它们是死物。魔力波动从城堡深处逸散,Samuel抬头,那阵风吹开他的兜帽,一瞬之间使得墨蓝的长发蹁飞在暴风雪里。
“骑士醒了,就代表那怪物也要醒来了。”
连日来受诅咒的海希安村里游荡的老头Reim总在念叨这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提起这圣殿城堡的暴风雪。
早年,一两百年前,受虚荣水晶诅咒的海希安村出过一位全灭了怪物,封印污染血脉的怪物主的战士,Connor,他的胜利使水晶诅咒有所消退,怪物也日益减少,然而好景不长,战士死后海希安村的诅咒又卷土重来,水晶碎片也依旧是各个地区怪物聚集的战争中心。
偶有想寻找水晶碎片用于各种途径的人来到海希安,他们有的逐渐成为怪物,有的沉睡在水晶给予的梦里,也有的,处于责任感选择做个狩猎怪物的“猎人”。
真的觉得责任感很重要吗?
Samuel只是无意路过海希安的人,没有任何责任和期望再强加给他。他凝视过散落的水晶碎片,好似这些碎片想说它们其实是无辜的。
力量是无辜的,而拥有他们的人……
“呯。”
听起来似乎是要雪崩了,但崩塌的并非这座山,而是山脚之下的地方。
常年埋在雪下的巨大十字教堂显露,完好无缺地展现在Samuel眼前,犹如一个天然的避难处,已成怪物的人死后也是游荡的怪物,它们踏着风雪一个接一个走向那庄严神圣的教堂,尽管Samuel觉得寒冷,却也暂时没有要去哪儿躲避暴风雪的念头,他仅仅出于好奇。
山上的城堡黑暗笼罩,山脚的教堂却隐隐透着圣光。
教堂顶上的十字由数量庞大的水晶组合雕刻而成,也许这让Samuel感觉自己听到了唱诗班的歌声,那悦耳至极的歌声就环绕在身边。
金色的瞳孔里映出水晶的色泽,他再听不见怪物的灵魂嘶叫着消散在水晶的光芒下,手中的魔杖放回护套里,一步步穿越过荆棘编织的迷宫,来到墓地的外围,仰望近在咫尺的妖艳光芒。
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在沐浴圣光,它们比界限守护者Lyra的奥术治愈还要柔和。
歌声逐渐停止,尾音回荡在Samuel耳畔,他甚至忘记关注诡异的暴风雪是在何时消散的,亦或是想想什么使教堂处在了暴风的中心却平静如水。
有个男人的声音缓缓响起,低沉威严不可抗拒,就像那的光芒,让Samuel从心灵最深处忘却抵抗,光映照着他,几乎要将男法师的一头长发一丝丝染做深紫。
“你愿意发誓拥护我们的教条以及我们所守护的一切吗?”
“我愿意……”
他朝前走,并答应那个男人,每走一步,水晶就往他身上注入魔力。
“而且永不泄露我们的秘密,也不透露任何交予你的使命吗?”
“我愿意。”他在十字前单膝跪地答应,许多亡灵还没走到那附近就彻底化作青烟。
“而且不惜任何代价,致死都会这么做吗?”
尽管他仍跪着,前伸的手却已经触及教堂边缘,门口的血族石像保持张开翅膀欲要飞翔的姿态,但低着头,一手放在胸前的十字上,一手等待Samuel把手伸过去达成最后一刻的宣誓。
“我……”
Samuel眼中美丽的金色仿佛在下一刻就会被水晶的力量涂抹掉,他的呼吸平稳,随时都能接受对方的邀约。
“当心——”
破坏仪式的人有着Samuel无法应对的速度,闪现在他眼前后拿冰凉透彻的手掌捂住黑法师要继续应答的嘴,这也让Samuel清醒过来一点,意识到受劫持的时候,他已经给人扛起来在荆棘从里狂奔。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Samuel觉得自己离开水晶的范围后浑身的力量都被抽空,不过对方现在松开手了,紧紧抱着自己往前跑,他只得握着恶意和裁决魔杖敲敲那家伙的脑袋,不过对方毫无反应。
单单是Samuel说话间,他们脚下的荆棘丛飞速后退,从雪地变作崎岖的碎石板路,再眨眼已抵达一片深红的土地,神秘莫测的雾气没过身体,犹如深入海洋。
“嘿,你知道吗?我们刚才可跑了两英里路,当然,还包括一个总长一点五英里的传送阵,现在,欢迎来到海希安村隐藏迷雾山涧的修理铺和小小小村庄——泰禅门,迷途羔羊一般的小猎人。”他单膝跪地放下Samuel,确定Samuel没腿软到站不住之后,舒展开裹在泛黄病号服里金属组成的胳膊,指尖所延伸到的正是他所说的破破烂烂到会被当作地狱入口的修理铺。

“去掉废话,也许你没有恶意,但我也认为我们务必要把话说明白些,你究竟是谁,这是哪里?这个地方并没有存在于……”Samuel的手指动了动,魔力带起他怀中的羊皮地图,指套尖端在大致的位置上画了个圈,那里是片空白,并没有任何有关泰禅门的标注,“海希安的地图上。”
“当然是见义勇为地救你一命啊!只差一点儿,你要是全答应他们的话,就会成为立下誓约的血族附属,在那儿等待血族主降临后把自己的血脉分享给你,那到时候我就不是要就你啦,而是毫不犹豫地把你,咔嚓。嗯,对了,我叫Vox,”像是为了缓解Samuel情绪中的焦躁,他摁下腰间的奇怪机器,让里面放出音乐来,然后随音乐摇晃脑袋,Samuel听到一名女性温柔如水的歌声,他的确觉得心里舒服多了,Vox这才接着说,并骄傲地挺起胸膛,“再说,海希安才多大要什么地图啊,我喘口气的功夫就能跑一圈儿。”
“我叫Samuel。如果照你所说,那我就是受到了水晶的影响,你呢?似乎你看起来并不需要顾忌它。”
Samuel的目光不断地Vox身上到处游走,谨慎地揣测。
Vox则是爽朗地笑着,在歌声里猛靠近Samuel,说话声不大,口中呼出的气息却温度低得惊人,Samuel距离他不过两英寸,感觉不到Vox的呼吸和他的体温,唯有扑面而来的寒冷。因为在这之前他从未注意到Vox居然是个体温极低的人,或许他也不是人。
“因为我是死后被老爸和姐姐研制的改造人,飞云奇袭者!”
“吱呀——”修理铺的木门在这声惨叫后被一位身材高挑的女性打开,最显眼的莫过于她已经要垂到地上的浅麦色长发和一支超过她身高的星辰法杖,一席墨绿镶嵌款金边的美丽长裙却被直接忽视。
“不,Vox,我说过很多次,你现在还不能算作死人,呃,还有,那位外乡人,请不要老是看着我的头发,我知道它们看起来比你的更柔顺夺目点儿。”
“可是我觉得那么说很酷,姐姐,你看,Samuel都被我吓坏了。”Vox跳起来辩驳,激动得连随身音响都切了首歌。
不不不,他分明是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在看Vox,还有,他压根没在意过头发。Samuel觉得自己听完解释就该远离这对魔性的姐弟,万一再下去变纯吐槽役就歪设定了!
外乡人有时候就不该考虑顺利融入本土这事。

评论 ( 4 )
热度 ( 20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