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弹丸,神日狛,最王。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Song from Dawn to Dusk·上(VoxSam)

晚上好我又来瞎扯淡了……接《失而复得》的剧情。

——

Samuel梦见蜘蛛们吐着丝,包裹一团金色的光芒,他感到气愤,高举恶意与裁决请走它们,但它们没有远去,而是继续对Samuel与他解救的光芒垂涎欲滴。

他的魔力削开茧,双手拉扯蜘蛛丝,纤细坚韧的蛛丝犹如利刃,把他的手掌划出一道道血痕,痛楚层层叠加到他彻底麻木,然而这真的是他的梦。

“快和我说些什么吧,用你的声音……用你的歌……说话吧,告诉我你还活着……”

蛛丝沾在他身上,像是拉扯着要让他也陷入其中,他的确陷落了,如果不是渴望的过于严重,便也不会在此刻垂死挣扎。

他知道这是个梦,如果放在平时他大可以随意驱散。

打开那个丝质牢笼,Samuel迫不及待地朝刚挖出的裂缝伸手,金色光芒溢出,雀跃地拥抱他,吵闹着要唱歌给他听。

蜘蛛们围拢了。

Samuel注视它,手指停顿了,却还是慢慢剥开最厚实的最后一层。

尽管它是空的。

歌声像坠入深海似的忽然湮灭,光一闪一闪最终逝去,黑暗法师开始蜷缩身体,他孤立无援地抚摸过茧的内壁,蛛丝沾满年轻男孩的身体,吞没他的长发,覆盖悲伤的脸庞。

它们制造出新的茧,黑暗闪烁又闪烁,温柔可怜地把自己沉睡。


梦境蜘蛛趴在他帐篷顶的角落里,织出的金色人影实在过于扎眼。

“呲啦——”

有人拉开了帐篷的拉链,猛地把脑袋伸进去。

“亲爱的Sammy——起床了!太阳晒……”

Vox显然并不知道跟Taka一个帐篷的Samuel睡的时候头朝的帐篷口,这才把头往下一低。

“……闭嘴。”困到眼眶生疼的黑法师难受异常地蜷缩了身子,尤其是Vox身后刺眼的阳光,他下意识抬胳膊向上扣紧对方的下巴,有气无力地拎着另一条胳膊遮挡眼睛。

在上边儿的人立刻哀嚎起来,声音就像,上回他打上了Skye被Baron的火箭炮追遍半个海希安时发出的惨叫:“嗷!疼!我这不是听说你还没吃呢,给你带早餐呀!”

“出去,我在禁食修行!”

保持这姿势一小会儿,回味对方的声音后Samuel顿时有点儿满足,松开手侧过身子拉起兜帽想要接着睡。谁知耳边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某个人的呼吸越靠越近,Samuel的法师直觉令他自身有些不舒服,原本就展不平的眉头皱得越紧,遂睁开眼睛再看看。

作妖的飞云奇袭者托着脑袋头朝里,半个身子躺在Taka的地铺上半个身子在外面的草坪上,叼着小面包笑嘻嘻地看着他,见他终于愿意醒来,外侧的机械手臂动动手指算作打招呼。

“要是实在觉得不舒服我给你唱歌,妈妈的歌哦!”

大小狐狸和精灵都聚在帐篷口瞪他们,Samuel缓缓爬起来盘腿坐好,双手分别放在膝盖上,一脸平和地将眼珠子一点点往下挪,直到眼睛里映出Vox的傻笑,没想到这反震慑了Vox,他浑身一激灵“噌”地一窜也乖乖学Samuel的样子同他面对面坐好。

“你唱吧,我听着。”

Samuel停顿一小会儿,身子往前倾过去几分,将嘴唇贴在Vox微微张开的双唇上取走小面包的另一半。

“我会听到你唱完。”

这时候不知道哪儿漏水滴到Vox的机械肌肉上,电流乱窜让他觉得浑身痒痒的,可Samuel还不准备结束简单至极的赏吻,于是他悄悄地张合嘴唇,并小心翼翼地咬住对方的下唇。

相互试探几乎就在这瞬间结束,更多水珠啪嗒啪嗒砸中Vox的身体,他也不明白自己是要躲开水珠还是进一步攻陷Samuel,单是用冲刺的劲儿将人扑倒在地铺上。

帐篷被拉扯得一阵晃动,然而除了抱怨似的闷哼,Samuel也完全没有做出重拳打击Vox之类的举动,亲吻终于有了回应与深入,Vox兴奋得像Taka养的某只贪嘴狐狸,就差一对大耳朵和摇来摇去的大尾巴,他一尝到Samuel口中咀嚼下咽小面包后残留的淡淡甜味就愉快得舔个不停,舌尖飞快地扫过Samuel的牙齿,并开始卷弄对方一下一下撩拨自己的舌。

系统好像显示体温在升高?

Samuel的手背蹭过自己的脸颊,再掀开Vox的耳机让手指顺利地没入那一头柔软的金色头发里,金属指套冰凉的知觉自头皮传到Vox脑中。

难道自己早上就想……Vox想到这里,猛地刹住车,身子由胳膊支起来分离缠绵许久的柔软,就好像Samuel对自己施展过黑暗魔法,他重新清醒过来脸上不由得写满不可思议,再与Samuel捉弄人似的笑颜对上,那对眼眶还有些湿润发红,一副明显的深呼吸姿态,喘息声听来则是刚恢复正常。

“快让开。”

他随意地舔舔嘴唇,手搭上Vox的肩膀往帐篷外爬出去,Vox手疾眼快把Samuel的外套衣领一拽想先把人留下,谁知黑法师双手往后一背泥鳅一般灵活滑出,整个人都出帐篷了这才把手伸进去抢回外套。

“我?等一下……我再想想是不是漏了什么环节。”Vox坐在里边儿半晌摸不着头脑,伸长脖子朝Samuel从外面印上帐篷的影子喊。

“忘了就忘了,别让我对你用一忘皆空。”

影子拿起一个瓶子往嘴里灌饮料,过一会儿换了个站姿不耐烦地跺了两下脚。

Taka忽然带着他的声音往帐篷里探进脑袋,大耳朵一抖一抖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自从他肩上长出白绒毛,胳膊生了骨刃,Vox每天都在想Samuel和他一个帐篷是怎么做到不受伤的。

“嘿——Vox!听说你又把伟大的黑法师弄哭了?哦天,真是厉害!快,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我也想试试!”

他好像带来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不大不小的声音应该不会被Samuel听见,Vox吓得背都挺直了上去便捂住Taka的面罩,声波共鸣在他身边散开,他试图听Samuel的活动,声音也嘶哑了几分。

“不不不不不,千万别闹,Taka,真不是我的缘故,被姐姐听到我就完了!”

面罩底下是什么表情Vox并不知道,但神秘莫测的狐狸男只是眯起眼睛好好打量他一番,随后拎起他往帐篷外边儿一丢,抱起一条雍容的母狐狸为她梳理尾巴:“别担心,小鬼,说不定是我看错了,麻利地给我腾个位置,我要给小狐狸接生。”

伟大的宇宙第一无敌海盗船船队的舰长兼超级DJ给一个养了无数狐狸的男人丢出帐篷,跌跌撞撞地来到热闹的营地里,Samuel站在人群的外围,手里抓着两串烤肉,一杯热腾腾的红茶。

一个海盗见到自己的船长递给他一串烤土豆,Vox摇着头轻轻推开,继续朝Samuel靠近。

“Samuel……?”

“精灵之尘吹进眼睛了而已。”

Samuel别过脑袋喝了一口茶,视线不知道在哪儿。

评论 ( 2 )
热度 ( 8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