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弹丸,神日狛,最王。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圣诞快乐!】Blank(Vox/Sam)

写得相当矫情和ooc只为吃糖略略略——
————
什么是爱情?我想我可以告诉你……
但最后一定会来不及。
就像此时此刻,我手中握着毒液刀即将刺入你的身体,你却只是轻笑甚至放弃逃离,然而这样的笑容总会令我躲闪不及。
就像下一秒钟,我在自己的腹部插入了淌毒的刀片,然后在死前欣赏凝滞于你脸颊的那一抹惊艳。
这个海希安……
一直充满了我所期待的美丽……

“人如此自私,却愿把爱连同生命在内的一切献给他的陌生人。”
Samuel把Vox的日记烧毁在地狱的火焰里,他那成为幽灵的情人则在地狱的入口招手,随后消失不见。

那时候毒液刀最后贯穿的不是他,却依旧狠狠扎在他心尖上。
他没能拥抱Vox却让他死在自己怀里,两人之间闪耀金色如同隐秘的亲吻。
“从此以后,你生我死,天涯两路。”
Vox拔出毒液刀挥手丢进远处的矿洞,似乎是不敢用沾血的手触碰,只得将手放下,用眸子将惋惜传达。
他一定会懂。

“给我滚出去,灾厄的黑暗法师,不论是你有多想见Vox,还是我的弟弟有多想见你,葬礼结束之前你最好不要再出现,以后也不要。”
Celeste红着眼眶朝他脚边投下星星,海盗们围在他身边摩拳擦掌,他如果不离开,下一秒迎来的便是星星的风暴。
于是在葬礼的开头Ardan便尽职地将他带出简陋的会场,这个父亲的话实在不多,一路走一路不曾松开Samuel的胳膊。
“……我们会把Vox安葬在那里,你,晚些时候再去见他吧。”
他将目的地指给青年看,眼底的尽是Samuel尚无法理解的凄凉和沧桑。

黑暗法师独自在悬崖上待到日落,老旧的十字背包倚靠在他身边,调整过的小音箱断断续续放着歌。
“你凭什么觉得我不痛苦……”
“我知道你会痛苦,抱歉啦。”
金色的鬼魂忽然在Samuel身旁坐下,手掌放在他的脑袋上,想让人能放松一些好依靠自己。
但Samuel没有这么做,只是借夕阳的余晖去看他,夜幕愈近这个人的身形便愈清晰,一切都如同往常,唯独胸口那道刺人至深的伤疤。
“……”
“自杀的人可不会上天堂,所以那个天使,那头大狼都见到我了,我还想让他们转告你,我会在地狱里等你一阵,可惜姐姐没让你参加我的葬礼。后来我看见爸爸把你带走了……然后我们就在这里相遇啦。”
他自觉地打开话匣子,跟Samuel唧唧呱呱地诉说自己的经历,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伸手牢牢握住了对方。
“可我还不能跟你见面。”
Samuel想过,也许他也并没有那么在意Celeste的威胁,那他到底在意或是害怕什么呢?害怕深可见骨的伤害吗……
“那我就等呀,等到你可以来见我,反正我也不需要再在乎那点时间了,等你也来了我们就在地狱天天开派对!”
“哈……Fortress会把你撕碎的。”
他没什么别的话好说,整个海希安就好像仅剩他的呼吸声。
Vox摘掉头顶华丽的三角帽,冲Samuel真诚地笑着。
只消一小会儿的对视,纯净、期盼已久的接触发生在两人唇间,并伴随生与死的轻笑和窃窃低语。

这才是爱情,
如我孤身前往葬礼,
却只攀上山崖远眺你离去,
独我不见你的灵魂你的躯体,
无处诉苦也难生满意。
崩塌的碎石向上而跌落的身体入谷。
烈火照冥冥于地狱,
不见君已徘徊无期。
恶意无期
裁决无期。

评论 ( 6 )
热度 ( 10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