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如礼物盒·上(VoxSam)

超甜同居向【x
前一句是骗人的,磨刀霍霍。
上一句可信度不高。
——
女巫锅里的绿色药水骨碌碌冒泡,男法师桌上的书页一点点后翻。

Samuel并非觉得这会太过不妥,他只是一点点渴望,丛生在万千度抵触里。
就像此刻从Vox怀里醒过来,花费不少力气才挣脱开某人的双臂爬起来,那个还在梦里遨游的,脑子一根筋的星际海盗险些在这暧昧的清晨,用结实有力的臂弯闷死自己年轻有为的俊美情人。
现在那双胳膊转移到腰际,撑开的怪物嘴似的口子,把尚未彻底清醒的Samuel拉回柔软被窝之内,随后一条大腿以压倒性的力量和速度优势压在他身上,金发蓬乱的Vox凑到他耳边,带着朦胧的睡意传述耳语。
“今天的圣诞征召都没我们的事……我要过个圣诞礼物叫Samuel的圣诞节,圣诞老人真好啊,昨晚就让我跟我的礼物一个被窝……”
“Vox!松手!”他翻了个白眼,指尖缠绕的魔力抓起床头的魔杖咚一声敲打在Vox脑袋上,之后这恶意魔杖被人紧抓手中刮过脸颊。
“啊——起来了起来了!恶意的尖刺要是戳到的话会痛死的!”
在可怕的威胁之下金毛老老实实松开他,然而没刮的胡子用力擦过Samuel的下巴,蹭得人一阵脸疼。Samuel丢开魔杖推开那张脸,重新掀开被子,扶住发酸的腰坐在床沿。
地毯上乱糟糟堆满他俩的衣服,他不得不一边支使魔力将那些衣物送去清洗,一边打开床头柜取出新的内裤穿上。
罪魁祸首倒是精力充沛地呈大字侧躺一边,似乎还想接着享受美好的早上。
“我们昨天可是嗨了一整晚,为什么今天非要早起呢?哇哦——”
然而Vox问句里的音节未停,裹着他的被子却一整张跳动起来折叠好,留下一位光溜溜的飞云奇袭者原样趴在床上,他似乎也受了点惊吓,尴尬地挪动两下靠住被子盘腿坐着。
地上的衣物收拾干净后,Samuel勾起手指召来昨晚放在书桌上的水杯,灌下清凉的蓝色药剂让脑袋更加清醒。
“明明一直是你一个人在嗨。”
抱怨归抱怨,他实在不想提起昨晚是自己喝光了一瓶的药再把Vox带回家的,那时候也没想到海盗小子整晚上精力都好得出奇,他连自己……
“话虽如此,可我的确没想到你会忽然昏过去,下次还嗑///yao吗?”
“……闭嘴。”
侧转的脸颊上升腾起红晕,一件干净的衬衣从衣柜里飞出,“啪”地狠狠摔在Vox脸上,待他捞下来准备穿的时候,黑法师已经扣好白衬衫的扣子,站在紧闭的窗帘前轻划手掌。
刺耳的嗤啦声后,海希安的冬日阳光倾盆而入,洒满卧室的角角落落,Samuel沐浴其中,躯壳中难以言喻邪异藏尽,留下单纯空静的灵魂在Vox眼前。
“圣诞快乐。”

海希安大雪,仿制的法师塔将美景尽收眼底。
Vox给Samuel围上自己充满各种小星星和可爱的花纹的长围巾,站在法师塔的大门口伸懒腰,Celeste和Ardan把那条围巾织到了三米长,别说两个人给三个人围都绰绰有余。
“既然起来了当然要去见见姐姐和爸爸。”
围巾一圈圈堆砌在Samuel脑袋上,一看便知是小小的恶作剧。
“是啊,你立刻改变主意了……啧,我看不见东西了。”
Samuel毫不留情地抓住两三圈,一口气脱离围巾的束缚统统塞回Vox怀里。
“就一小会儿,我当然还特别乐意你也坐上这辆车去我家作客。”
围巾的主人又自己拿出来一条毛茸茸的围脖猛地套进Samuel的脖子,让自己的围巾拖着两条长长的尾巴溜走,一鼓作气跳上一辆重型机车。
这辆机车出自Ardan的改造, 原本是辆除了沉重一无是处的破车,双子们沉默是金的父亲在修理厂闷头半个月才做出各方面性能较好适应Vox的设备。
“那样的话不到明天早上你就能用海希安的八卦论坛和纸质读物上发表的‘曝星际女王胞弟与神秘黑暗法师的密切关系’或者‘网传星际海盗飞云奇袭者出柜吉提亚大法师之子’去跟你姐姐还有爸爸好好做交代。”
“哈哈哈……这样的八卦可没法吸引大家的眼球。”
Vox快乐地发动机车,趁街道冷清,大大方方地绕了一圈以便靠近Samuel,并飞快在对方身边留下他的笑声与清晨吻别。

评论
热度 ( 9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