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如礼物盒·下(VoxSam)

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我写了这篇文?

太太们有粮吗?

太太们开车吗?


前篇:【上】【中】

————

我使你面见死亡,尽管你早已见过无数次,那么该用什么来形容我的死亡?

分明办一个这世上最盛大的演唱会都不够我用来告别生命。

我想过,我缺乏的仅是一场有你陪伴的告别做礼物。


“这是什么?”

他完全处于自身意志才没有忽然让这颗心脏从手里飞出去,Vox没有理由恶作剧地送他一件会被立刻扔掉的礼物,他也必须说服自己。

Vox及时捧住他的双手使礼物牢牢地待在掌心,并坚持要将它托到Samuel眼前。

“Samuel,看……这是我的心,我只是决定大大方方地把它送给你了。”

Samuel低下头时,发丝倏忽间落在起伏的心脏上,随后便是两双淡金瞳孔的相视。

“嗯,就算是只剩心脏的我也会为你歌唱……我想Samuel你一定知道的很多,有个地区的习俗是在人死后取出他们的内脏放入罐子封存,死者的体内则塞满香料再用药剂防腐,直到某一日的复活来临,虽然是真的不会复活,哈哈哈哈哈……”

手背的温度以他完全能够察觉的速度直线下降,以他领悟真相为代价虚假地跌落,Vox却一刻都不想停下,以至于他不得不怀疑这是在折磨自己的身心。

“别说了……快给我闭嘴,我知道这是个噩梦!”Samuel放出恶狠狠的语气后,不由得叫他自己都怀疑是不是正气得要把Vox生吞了,谁知Vox竟笑得一发不可收拾,话未出口便笑得咳嗽起来。

“……天啊,天啊!你真聪明,Sammy,这就是你的噩梦!所以你一定要快点醒来,千万坚持下去。”

Vox反手拿指关节抹掉Samuel脸颊上的透明水珠,拿额头碰了碰他的额头。

“你为什么要害怕……你又怎么能在梦里掉眼泪?反正那一天随时会到来,所以……”

“害怕也没有用。”他们从口中同时说出这句话来,又同时陷入一轮沉默。

碎片在Vox胸口轻微摆动,犹如行进中的魔法仪式。

“有恐惧才能证明你是个活着的人,能继续感受温暖比什么都好,无论它多么渺小。再说,这个世界多美好啊,怎么值得你因为一个人而放弃呢,嗯……不过我自信你是不会放弃的,是吧。”

凭什么认定他不会放弃,凭什么要对自己充满信心。

Samuel的脑袋里闪过这些念头,随即又否定。

他也许不会放弃,也许会放弃……

而面前的人,永远信心满满。

他们无法完全失去恐惧,只要尤有一丝牵挂,尤在人间存活,尤为生机奔波,谁都难以摆脱死亡阴影,也难以接受到来之日为时过早。

虚荣水晶散发向死而生的荣光,似在召唤Samuel对梦境做份告别。


“我也不想死在你梦里,我也想活着……Sammy……”


撑起酸胀痛的眼睛,Samuel把手掌放在枕头上摸索,直到小拇指划过Vox的脸颊被他迅猛地一口咬住。

“Sai……meow……”对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Samuel也分明从他眯着的月牙中见到清醒,黏人的舌头刮过他的手指,随后轻轻地啃咬起来,紧跟着一双结实的胳膊牢牢锁住了腰肢,“圣诞礼物——”

“Vox!”

Samuel又惊又恼一声怒喊过后,Vox乖巧地松开手,无辜地从被子里露出半个脑袋,一双亮闪闪的眼睛滴溜溜地转。

黑暗法师掀开被子下了床,长发搭在身后瀑布似的倾泻,窗帘哧啦打开,迎来圣诞节的明媚阳光。

“Samuel,先穿衣服!”

这会儿Vox紧张起来,手忙脚乱地趴在床头找寻Samuel床头柜里的干净内衣,当Samuel转身时,他正好双手拿着一条白灰条纹的紧身三角裤。

“放下!转过去!”

“我我我,这都不能……”

“不能。”

Vox撇撇嘴,拉起被子到头就要睡回笼,然而不出五秒,Samuel又是一道喝令。

“起来,你上星期又去哪里了?”

似乎是问话问得他突然摸不着头脑,只得重新爬起来,展示胸口作为印记的伤口老实交代:“是跟一个什么来通缉我的传说中的星际海军舰队打架,那回手术还没麻醉可真疼。”

Samuel回到床上,出神地凝视他的伤口。

“真的?”

“如假包换的男人的证明!咳咳……”

为了凸显自己英勇的Vox拍完胸脯就开始假装痛苦地咳嗽,然而依旧没怎么引起神情肃穆的Samuel的注意。


如果不是拗不过他,Samuel也不会任人把三米长的围巾一圈圈围到脖子上,然后两边各长出一米来打蝴蝶结。

“这才像圣诞礼物!哦对了,我一会儿去姐姐那里给你拿礼物!昨天跟你出门太着急给忘了,哈哈。”

Samuel的双瞳放大了一刹,伸手去抓Vox的手腕,却被他轻松躲开,还调皮地眨眨左眼。

“晚点再到小猫和大尾巴狐狸家吃火锅开派对,还有其他人呢!”


女巫锅里的绿色药水已煮干,男法师桌上的笔记本翻至末页。


评论 ( 5 )
热度 ( 6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