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Dusk·Lost·一(锤基,大学生时期设定)

愿故事之神Loki姐姐保佑我不坑

ThorX人格分裂Loki,人格分作仙宫特派员Loki和邪神Loki,设定内目前都是普通大学生,吧。
我们可以假设人格不同的时候发型不同【很常见嘛!】,AOA的Loki平时不太用发胶什么的,而邪神Loki则时常将头发往后梳。【闭嘴】
虽然这章并没有提到其他人,不过其他CP大概就是带一点盾冬,寡鹰,贾妮/科学组,幻红吧……还有少年复仇者【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来……
——
“月色笼罩大地,
他的兄弟独自在光芒下战栗,
痛苦却满脸倔强,
将分明的绝望
换做沐浴温柔的惬意。
由于树根与湖泊隔开,
一位神迫切地呼喊另一个神的名字,
只可惜那人转身离去,
连眼神都不曾给予,
如同顷倒湖中的碧水,
再无痕迹。
所有诉诸……
不过是他勾勾嘴角,
动动双唇的幻境罢了。
一切倾吐……
恰巧做她千种柔情,
万般诡秘的故事而已。”

Thor听着外面打雷刮风下雨的动静,慢慢从被窝里爬起,这会儿是凌晨三点,他困扰地抓挠着一头乱蓬蓬的金发从卧室走到客厅,打开冰箱想要取一听啤酒出来冷静自己。
不知为何风声似乎变大,他也觉得分外突然,不由得一边拉开啤酒拉环,一边用脚关上冰箱门,伸长脖子朝客厅外的阳台望去,令人诧异的是阳台门不知何时滑开了一条缝,而沙发上突然多出一个躺着的人影。
Thor顾不上喝酒,快步来到沙发边打量这位不速之客。
说来他住的是八楼,想想要爬上来也不是什么容易事,再加之他自己是全MV大学生唯一一个三年蝉联拳击联盟个人赛总冠军的人,强盗小偷什么的他也不用放在眼里,平时在家睡觉根本不需要锁门,这会儿有人进来他反而还有些小激动。
只是借雷电一闪而逝的光芒所见到的,是张年轻、棱角分明而且熟悉得不得了的面孔。
“Loki……?”
他那累得快昏过去的弟弟听到这声呼唤,终于转过头,疲倦地斜睨他一眼,又闭上。
湿透的白衬衣牢牢粘在年轻男人的身体上,这会儿他才刚躺下,淋雨后经受的寒冷流窜于四肢百骸。
“哥哥……别打扰我睡觉……”黏腻,甚至带着鼻音的答复从他口中吐出,他松开手让湿淋淋的马甲落到地毯上,双腿稍微调整一下姿势好让自己睡得更舒服。
“你怎么跑出来了,弟弟?起来洗个澡到我床上睡吧。”
作为哥哥的男人犹豫了一下,坐在茶几上拍拍Loki的胳膊,Loki则不耐地抬抬手肘表示拒绝。
“……你还管不着。”
“明天我打电话给父亲,或者我请假送你回去。”
“闭嘴!你什么都不明白!”
Loki终于从沙发上起来,几缕头发搭在他额前,更显人狼狈,死盯Thor的一双绿眸里充斥着Thor难以理解的感情,他只能从那句怒吼里听到愤怒与痛苦,甚至还有一点点,微妙的嫉妒。
他尽力了,本来不过是想喝点酒再接着睡,现在不听话的Loki在,可能还得去找地方买布丁,于是又跟自己的兄弟招呼上:“嘿,还是先去洗澡吧,Loki。”
Loki动动嘴唇,可能还想说些什么,但挡不住Thor的架势,便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垂下脑袋看似听话地沉默了小会儿,又深吸一口气将头发整齐地捋到脑后,仿佛是决定要退一步了。
“有新毛巾吗?”摸摸屁股底下雨水积出来的痕迹,Loki直起身子,慢慢地站了起来。
“这些东西要新的我一时半会儿真的找不出来,你不如先用着我的,我去给你找明天穿的衣服。”
同样起身的Thor脸上毫无动摇地写满“兄弟之间互用日常用品互换衣服天经地义”这一道理。
“好吧,那我睡床你睡哪儿?”走进浴室前Loki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他打开浴室灯,背对Thor站在灯光底下,扯着毛巾问Thor,这会儿他的声音又变回往日的平稳低沉,也不知道顶着什么样的表情在熟悉Thor的房子。
“床上咯,我的床又不小,挤一挤能睡。”Thor大剌剌一摆手,正要去看Loki是不是找不到洗漱用品,不过见人正脱了衬衣出来关门,最后想了想还是把没喝完的啤酒拿起来喝。

Loki·Laufeyson,他狡猾、机敏、邪恶,容貌英俊出身高贵,并且不为人知地深爱着家人。
瞧瞧起雾的镜子里狼狈到不成形的究竟是谁?一定不是自己。
绿眸子的人使劲眨眨眼睛,似乎只要这么做他就不会再是这幅模样。
“Loki,Loki,看看你把我折磨成什么样了,如今你快死去,我想所有人都会为此欢呼,”他的手放在胸膛上,展示似的使身体前倾,左眼泛出一丝淡薄的蓝又迅速消散,嘴角则爬上顽皮的笑,“你已经争不过我,想想可怜的Thor,他从来分不出我们谁是谁,除非我告诉他。”
“你根本就是个迟来的掠夺者,我才是Loki。”
镜子里的Loki原本一动不动可在他说完之后竟拿指关节用力敲敲镜面,做了一个警告。
“耐心,别生气,我一直以为我们都是~狡猾的Loki~”
他冲镜中人眨眨左眼,转身跨进浴缸的热水,而说话时尾音已经带上飘飘然的歌声。

Thor早已回到被窝里,坐着和朋友发消息,见到Loki洗漱完毕,抬手招呼了他一声,再拍拍床的右边半张。
不得不说他非常体贴,明明自己块头大得不行,还要强给Loki留下大半张床。
吹干后的头发蓬松松垂在Loki耳侧,随后他把Thor的T恤穿上身,这件稍微有点长和宽松的T恤充满Thor的气息,以至于他稍微一闻便开始怀疑是不是太常穿导致。凌晨两点的寒冷催促了他一下,这个大男孩忙不迭钻进哥哥铺好的另一个被窝里去,身子朝外缩起来。
而在Thor的印象里Loki几乎不会让头发盖住耳朵,可这会儿那些及肩的黑发都快把耳朵藏起来,还有不少奋力朝外翘起小钩子,一看就知道是因为吹头发时特别随意。
他简直像忘记吃药。Thor摇摇头把这可怕的念头赶出去,如果让Loki知道了他这么说,大概隔天就会让Odin叫他回去狠狠训上一顿。
啊,等等,他和Loki多久没见了?六个月还是八个月?他长得还真快,终于只差自己一个头了。
想到这里,Thor不由得一阵欣慰,摸摸Loki露出被窝外的小半个脑袋后关上床头灯,面对他的弟弟侧身躺下。
黑暗里,Loki翻了个身。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