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弹丸,神日狛,最王。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Vainglory#【短篇】Lost One's Love·上

眼见花开,静候花落。


“法师——你听我唱歌吗?”

“法师——你还回来吗?”

……

“法师,我喜欢你。”


“舞司,你要继续做女王……你姐姐的守护使者吗?”

“我就是为女王而留下的,为了她没有我飞云奇袭舞司做不到的事!”


他可能很快会忘记过去的故事,因为现实交给他的使命要远远压过他偶尔遇见的一两次愉快经历。

海盗们有的离开了继续流浪,有的成为护卫舰队的一员。

舞司作为星际女王最亲近且唯一有必要驻留的人,为她带去过一整座宝库,还将自己比作看守宝库的龙,远离自由快活。时间仿佛至此摁下暂停键,他的身影总徘徊在那附近,毫无再多行一步的打算。

渡鸦时有擦过他飞入无边的夜空,他也会说服自己更快去习惯新生活,那更快需要多久?他是否还能坚持遵守不二的誓言,忍受枯燥且乏味……

星乐斯总睡得很晚,他也时常躺在天窗外守护里面的王座,凯瑟琳带领的巡逻队走过一遍又一遍,忽然有一回听到断续的歌声从头顶传来,寂寞冷清地刺痛着人的灵魂。


“我眼见金色花苞成长盛开,

我眼见她如同我的爱情,

轻柔娇嫩羞涩可怜。

沉醉什么未长成的热爱?

迷失什么受忘却的命途?

她眼见我没于黑夜错路直前,

她眼见我好似夜的陨星,

壮烈华丽濒死挣扎。

忠诚何种伟大的意志?

祈望何种残破的自由?

我把她托在掌心里亲吻,

她回我以温暖动人的爱意,

她将我埋入脚下的土地,

我回她以矢志不渝的爱护。”


直到……

直到生在他胸膛上的花朵凋零。


他们的帝国仍存活运转,他单膝落地在女王的遗体边轻吻她冰凉的手背。

葬礼上礼堂空旷冷清,渡鸦们整齐地围在棺木边上啄弄翅膀。

“我的姐姐,这个帝国伟大的女王,她并没有离开我们……她的意志仍然支撑这个国家前行,以她为照亮大地的星光月华,温柔坚强地鼓舞每一个人……”

“我知道已经无法笑着说下去……”

“女王可以有第二任第三任,而我的世界永远只有一个姐姐……”

“你们面前说话的人,原本只是女王的护卫者、胞弟。”

“但明日起,我便是帝国的新王,承接前任女王的意志,治理帝国。”

“你们之中定有人觉得我难以担此重任,可我是飞云奇袭者舞司,抛开依于女王的身份,还是一个强大的舰队统领,我将证明我与星乐斯一般值得你们信任。”

打开的天窗外透下光雾,寂寞地落满舞司肩头,凯瑟琳为他备好新衣,登基仪式就在两天后。


葬礼结束,他手里的渡鸦食粮撒往天空,它们扑拉翅膀飞去争抢,黑风暴似的结结实实挡住舞司的视线,到争抢结束又飞回棺边无所事事。他坐在棺材前,打开一瓶好酒,倒入水晶酒杯品尝,那些漫长的金发碎在脸颊旁,微微侧头就能让人无从猜测他的想法。

“我们是渡鸦维恩。”其中一只突然开口。

酒杯提到眼前,小心翼翼地摇晃酒液使它们氧化,舞司抿嘴喝完,一边倒酒一边替他们说下去:“我知道,你们是女王的视线,可我不需要那样的视线,也能治理好这个国家。”

“又一任女王死了……”

他懒散地将手挥开,声波的光晕圈圈扩散,惊得渡鸦一只随一只窜上天空,“别唠叨啦,小心海盗把你们都炖成乌鸦汤。”

“渡鸦,我们本是女王的渡鸦,现在是你的了。”

第一只维恩提醒他。

“帝王万岁——”

立刻有渡鸦附和。

“治理帝国与管好你的舰队千差万别,我的帝王,”它似乎清了清嗓子又说下去,“你需要我们来洞察一切,作为君王不能没有亲自注视和掌控他的国土的力量。”

“我可以没有,睁一只眼闭一眼也挺好的。”

“嘎——”

“嗯……我喝醉了,我去睡一觉,明天见,维恩——”男人没觉得它们聒噪,单是从大理石地面上起来,弃了酒瓶拍拍衣摆伸懒腰。


伴君如伴虎。

萨缪尔打开他的笔记本,翻到他与星乐斯的最后一次通讯的记录,两个月前的她还在照片里冲他露出微笑,然后忽如晴夜的流星陨落。

明天是启程离开吉提亚的日子,他们重新为他准备好了大法师继任者的华丽长袍,他们原本为迎娶美丽的女王准备了足足三套衣服,现在都由他亲手焚烧,他可不会留着这些去跟帝国的新帝王见面。

一个继任者与正式的王相比终究是低了一阶,恭敬、客套、谦卑……

他把能想到的,会使自己感到不适的词都写了一遍。

直到衔来新照片的渡鸦扑入窗口,恶意魔杖挥动下去,炸裂的魔法打碎镜子,他身着锦衣华服从碎片里打量憔悴到面如白纸的人形,随后颤抖着将照片里正襟危坐的新王翻过去,压在笔记的最后一页里。

他的梦早就碎了,他们将他从真实的地狱里解救,再送入虚无的天堂,戴上年轻依旧的面具注视日渐苍老的灵魂,他几乎受尽折磨,一度死去。

不提亲情,也没有拥有过爱情,还有一点点流逝的友情,权力水涨船高的同时,堆积的乐趣在山崖之巅点点融化。

舞司。

帝王舞司。

他呢喃前面的名词,像是诅咒,也像是祈祷。

————

一下为剧透






最后,涉及一点……个人想提的……

舞司和萨缪尔曾经相识,但在不知道对方姓甚名谁的情况下就又分开了。【前篇还没写完所以提前补充一下】

舞司和萨缪尔都挺喜欢星乐斯的。【至于是什么喜欢大概各不相同吧】

然而舞司和萨缪尔都并不知道对方跟星乐斯的关系。

我说完了……

可能会比较混乱唔哇……

我觉得我可能是看完背景故事又受了点刺激。【哭成泪人】

评论 ( 4 )
热度 ( 9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