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私设上天。
我憎恨不严谨,因而憎恨自己,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弹丸,神日狛,最王。
刺客信条,Shay。
VG,VoxSam唯一。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目前转行数艺狗了。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关键词创作】一日之海(Haytham,Shay)

关键词:
一·故作镇定
二·身边的固定席
三·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

谢伊的莫林根号撞岸。
海尔森的帽子终于跌落。
海浪似在舞蹈,
海洋却是尖啸。

谢伊从船尾摔了下去,存活的船员所剩无几,他们随船倚在岸边奄奄一息。此刻正是昼夜交替的傍晚,气温降下来,海尔森爬起来翻过栏杆下船。
谢伊当然还活着,他好运地只摔掉半条命。
“船医,好好救治你们的船长,不然一船人只能在此陪葬了。”

天空的繁星点点,
但总会在某一天,
闪烁光辉的某一个突然坠落。
谢伊没有任何好转,
大团长静静喝着汤。

至少他睁开眼睛了,注视着海尔森充满魅力的眸子,含糊地想说上几句。
直到他们视线交汇,他又努力地重复哼哼。
随后海尔森一脸无奈地接过船医的药水,舀起来送到谢伊嘴边。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

死神是个神奇的家伙,
充满好奇和遗憾的灵魂正直视他,
勇敢地与他对峙。
究竟是谁带走了谁?

他只记得那双深邃的眼眸,从海平面之上,到沉没海底。
谢伊死了。
海尔森最后守完一整晚也没守住那个熬不过伤痛的孤单灵魂。
他们合力为他挖了个深坑,如同所有人都准备好了迎接简单朴素的死亡。
“谢伊,愿认知之父……指引你。”

深海里的光线渐暗,谢伊完好无损地从梦里醒过来,他头发花白的大团长趴在桌上睡着。
明天,他们明天靠岸。
也是时候熄灯分别。
而这一切你所见会是你做了数十年的梦,又或者不是。

评论
热度 ( 31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