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醒之悟-

严于律已,快活做人。
为人本性无法轻易改变,自恋狂魔。
刺客信条,Shay痴汉。 不混圈。
VG,VoxSam唯一不逆,其他随意。
弹丸,神日狛,最王。
陶土手工艺者,雕塑大好。
我认为,不论OOC还是正经向都是个人的创作喜好,抨击请直接找我。
CP向标注明晰,请勿在评论拆逆。

【短篇】 如礼物盒·中(VoxSam)

前文:【上】


写的时候想起来明天要早起远行所以写不了太多抱歉……明天回来完结。

——

他一路来去都是风驰电掣,仿佛是怕迟点回来Samuel得给他点教训。

肩上落着几颗雪籽的Samuel,将衣装单薄的身子倚在门边,半阖眸子吹开手中热咖啡杯里冉冉升腾的热气,显然是满意极了棉花糖与咖啡相结合的味道,它们雀跃地涌入口中,融化后献上无法言喻的幸福。

Vox小心翼翼驾驶他的机车来到Samuel跟前,打开后备箱小心翼翼地双手捧起一个金丝带打包起来的红色礼物盒,闪光的蝴蝶结上甚至由几颗可爱的,不可食用的带叶魔法果实点缀。

如此一份小礼物盒呈到Samuel面前,精致的小东西在不经意间惹得他眼睛闪闪发光,然而这个期待礼物的人没有任何惊喜表露在外,连心灵之窗里透出的那丁点兴奋也转瞬即逝。他明白自己吝啬得有几分古怪,甚至是不可理喻,而Vox也根本不会因为尝到点儿甜头就得意忘形,毕竟他随时都在得意忘形。

Vox催促他快些拆了好接受这一整年来最大的惊喜,并拿起接过的热咖啡一口气喝掉半杯,Samuel把它拆了一半抱在怀里,仔仔细细装回丝带织出的花,俯身让吻印在Vox的双唇上。

“我知道那是什么,还是晚点再拆吧。”

耳机小子的心思太好猜,因为他身上还残留着浓郁的魔药和甜点香,那盒子里的,多半是同Celeste一起做的小点心。

“不不不!这次你一定猜不到,Samuel!不趁现在打开真的会后悔哦!”Vox满脸神秘地否认起Samuel的想法,也许更多是高兴Samuel没能猜到自己的神秘礼物。

“难道怕会不新鲜?”

掂量掂量盒子的份量,Samuel轻哼一声转身就进了法师塔的大门,Vox见状赶紧挺好车跟上黑暗法师的步子追入其中。

“当然,新鲜礼物新鲜拆盒有什么不对!哦还有,我跟你说,Samuel,狐狸神社今晚吃火锅,刚才经过那儿的时候Taka家的小狐狸告诉我的,还说想请大家一起去聚聚。”

“那你今晚不跟家人一块儿吗?”

“当然一块儿,姐姐和爸爸都去,就差你跟Lyra夫人。”

“呃……”

Samuel想这当然是Vox在名正言顺地占便宜,只不过这样的小事没有任何反驳的必要。在魔法研究室前停下脚步,他单手推开木门,平时他并不会到这地方来,但房间里有份他为Vox研制的圣诞礼物,需要他亲手为Vox戴上。

一个凝聚Samuel大量魔力的虚荣水晶护身符。

“它能在你受到重伤的瞬间张开庇护结界,让你多活一会儿,整个海希安只此一枚。”

至少碎了的时候他还能知道Vox遭遇的危险。

领礼物的人乖乖伸出脖子等人给自己戴好,如获至宝地捧在掌心观赏。

“Samuel你真是太关心我了,我就喜欢这样的礼物,不过我可是不是随随便便会被人重伤的哦!不然不管姐姐还是爸爸还是你都要担心,你还会一个劲儿说我不小心……”

他坐在一张桌子上叽里呱啦地说一些曾经的故事,Samuel一边听,一边将重心慢慢移到礼物盒上去。

香气张牙舞爪地溢出盒子,甚至再告诉Samuel它还是热乎乎的,这使房间里的气氛也变得不同以往,不止是暧昧和温暖,Samuel开始觉得自己正呼吸困难。

他抛下Vox靠近它,礼物盒里渗出黏液,蓝莓酱似的粘稠物粘了Samuel满手,令他不得不怀着疑惑重新拆开盒子,考虑起如何存放这一古怪的礼物。

“Vox,那到底是什么?你怎么都不拿罐子装起来?”

满是嫌弃地掀开礼物盒,溢出的蓝色魔法药剂使Samuel警惕地后退半步,随后一颗拳头大的东西浮上液面,回过神时,某种充满巧克力和果酱味的主要器官已经捧在手中,收缩的频率就如同某个人胸膛中跃动的……

“咚……咚……”

心脏。

评论
热度 ( 3 )

© 觉醒之悟- | Powered by LOFTER